二糖

全职掉坑中,二翔本命,翔受不拉郎都吃。
叶蓝/韩张/喻黄/林方/双花/双鬼/于远/莫橙都好吃

【周翔/双花】我们孙家家大业大 01

*乐乐和小周是演员

*大孙和翔翔有亲缘关系

 






01

孙哲平这回可算是赚够钱了。

 

他打开大智慧(*一种炒股软件)满意的看到自己增持过的四支A盘大股疯涨,价格停在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这四支股票哪一支他都是持股超过5%的大股东,这四支股票这么涨下去,就要比他投资的时候相比起来,市值翻上一番了。

 

孙哲平高兴之余,脸上却并不喜形于色,毕竟他并不是一般的散户,并不太在乎投进这四家公司里的那点钱,比起钱,他更在乎他在这四家公司作为股东的权。他下载这个软件只不过是因为张佳乐曾经在他自己的手机里下载过一次,然后特高兴的跟他说,哎大孙,你说我那个娱乐公司,这股票也跌的太惨了吧,我是不是不该续约这垃圾公司了。

 

张佳乐笑得特别灿烂,虎牙俏皮的露出来,孙哲平把人拉过来亲了一口,说到:你那公司不是刚割股么,放心续约吧。张佳乐一个演员,本来是不知道割股是什么操作的,但跟着孙哲平股市里浪,房地产上混,实业偶尔也搞一搞,也就懂了很多。他点点头,把手机上的股票软件卸了,专心刷微博去了。

 

孙哲平收回心神,顺手也把软件卸了。他把老板椅转了个方向,遥控着落地百叶窗慢慢升起来,透着光洁的玻璃看着B市灰蒙蒙的天空。唉,夏天也有雾霾真是叫人服气,张佳乐回来又得抱怨想回K市,得提前把口罩给他准备好。孙哲平想着,给张佳乐顺手发了条短信:拍完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张佳乐去英国拍戏拍一个月了。孙哲平在B市呆的百无聊赖,要不是楼冠宁偶尔约他去参加个什么什么晚会什么什么典礼,他就能一直办公室健身房两点一线,家都不回,就是开会也让那群股东董事来自己办公室里开了算了。

说起来,张佳乐跟他交往之前比他还宅,一有来之不易的假期就窝在家里,打游戏看电影,看自己的电影。在一起之后总算是意识到这样不行,拉着孙哲平四处旅游,游山玩水,不过就这样玩了3年多感觉有名的地方几乎也都玩遍了,现下就挑着不为人知的小地方走,经常累得张大明星动不动就尥蹶子。当然,下一次还是兴致冲冲。

 

半个小时了张佳乐还没回他短信,他倒是不着急,像张佳乐这样手机不离手的人半个小时没回他只能说明工作还是相当忙的。算了,还是直接去找他吧。他也好久没开楼顶上那台直升飞机了。

 

正想着,张佳乐的电话就进来了,铃声还是张佳乐自己录的“大孙,快接电话。”

电话铃里的大孙把电话接起来,那边便传来嘈嘈杂杂的声音。“大孙!我杀青啦,明儿就能回去了……对啦,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孙翔的啊?”

 

孙哲平沉默了一秒,说出了一个让张佳乐以为他在开玩笑的答案:“认识,我是他爷爷。”

 

岂止认识。

准确来说,孙哲平是孙翔的堂叔祖父,简单来说,孙哲平是孙翔的曾祖父的弟弟的儿子,粗略来说,孙哲平是孙翔的爷爷…辈。

 

张佳乐在电话那边狂笑不止,原本清亮的声音硬是被他笑高了一个八度,震得孙哲平不由自主的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一点。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梗我能拿来怼他一年哈哈哈。”张佳乐笑着去擦眼泪,手里捧的鲜花贴着他的胸前一颤一颤的,花瓣零零落落的往下掉,“话说大孙你也不老啊,你跟我同岁,好像才比孙翔那家伙大五岁吧。”

 

孙哲平有点好笑,孙翔知道这件事之后的第一句也是这么说的,他感慨了这俩人的孩子心性,给张佳乐解释:“我爸跟孙翔的爷爷同一年出生,我本身又是老来子,我妈快四十才有的我,这就一下子差了两代人出去。”

 

说起来他们也并非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奇妙的辈分差异的。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孙翔一家来B市办事,托孙哲平一家照顾几天孙翔,孙哲平还能清晰地记着他的妈妈一只手牵着孙翔,来到他面前,视线在他俩之间逡巡了好一会儿,说:“哲平啊,这是孙翔,翔翔,是你的……表弟,这个假期你带他玩吧。”

她说完就拎着包急匆匆地走人了,没给孙哲平留下一点拒绝的余地。孙哲平被硬塞了带孩子的工作,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估计也tan90°了,简直要炸裂。

更尴尬的是他的妈妈也还没介绍孙哲平就走了,孙翔仰着下巴,问:“你是谁?”

 

那时候孙翔13,孙哲平18,一个性格高傲,一个脾气火爆,都是青春时节的中二少年,孙翔的问话方式轻易地达到了孙哲平的燃点,孙哲平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拍,狠狠地瞪了这个即将毁灭他美好假期的表弟,大声地怼回去:

“我是你爷爷!”

 

孙翔当时就愣了,在他的生命中很少出现态度这么强硬的人,他发小唐昊应该能算一个,但13岁尚属孩子的人能达到的凶狠程度,和18岁已迈入成人殿堂的人能达到的凶狠程度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孙翔瞪着一双雾气弥漫的双眼,想找话怼回去,搜肠刮肚也只说了一句:“你有病啊!”

 

孙哲平看他这样有点于心不忍,孙翔在他心里立刻被打上了熊孩子的标签,他突然间感到十分头疼,这下可真成了带小孩了,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咳,你玩不玩荣耀?”

没想到孙翔那头立刻收了还在眼框里打转的眼泪,“玩玩玩!一定把你打趴下。”

 

孙哲平有点想把孙翔打趴下。

 

“那时候他跟我一样玩的狂剑士……”孙哲平没继续说下去,谁都知道孙翔现在拿着一叶之秋继续横行霸道,却把嘉世弄得半死不活的的坊间谈资。

 

“你怎么认识他的?”孙哲平关上窗帘转过身来,左手拿着电话,右手得空把柜子锁了,虽然早上十一点才来上班还是准备下午三点自行下班。

“唉,周泽楷你知道吧,他过来探周泽楷的班,聊天的时候他提到你,我就上去搭了几句话,这傻Ⅹ没给我气死。”

 

孙哲平对孙翔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知道孙翔心高气傲却又情商感人的斑斑事迹,也就不问张佳乐怎么生气的了,“几点的机票,我去机场接你?”

 

“晚上十二点,伦敦时间。”孙哲平熟练的在心里加了17个小时多一点,却又觉着这时间着实有点长,虽然更长的时间他也等过,但这回他偏不爱等了。

 

“别回来了,我去找你吧。”孙哲平说着起身,出房间进电梯上了顶层。

 

“啊,那正好,孙翔好像还有事找你,你直接到这边希尔顿就行。”张佳乐挂了电话,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孙哲平的一丁点急切。艾玛,大孙这是想他了啊。张佳乐心情颇好的收起手机,唇边展开一个标准的露出八颗白牙的笑容,却一回过头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只见孙翔倚在旁边的栏杆上,见他打完电话,一脸不耐的收起手机,“终于说完啦,我什么时候去找他?”张佳乐刚刚掌握了孙翔的身世秘密,对孙翔咋咋呼呼的问话一点都不生气,“放心,你爷爷明天,哦不,今天就来伦敦啦,乖孙子等着吧。”

 

张佳乐挑了挑眉,原本沉静忧郁的气质被脸上的神采奕奕的笑容完全压制,身后梳成一个低马尾的辫子随着张佳乐雀跃的动作俏皮的上下晃了晃。孙翔这边就没那么愉快了,脸色涨的通红,在朝起晨光的照耀下像是要滴出血来。

 

“你!你怎么知道的!卧槽我要揍飞孙哲平,他竟然敢告诉你!还有你!你也逃不了!”孙翔示威般的晃了晃拳头,张佳乐愉快的小跑回了酒店,毕竟他还是成熟的那个,酒店门口吵吵闹闹还是不太好意思的。

 

孙翔可不管那么多,正要喊张佳乐站住,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拉着他进了酒店。

 

他都不用想这只手是谁的,胡乱的拨开就喊:“周泽楷你别拦我!”却没想着周泽楷拉的更用力,根本挣脱不开。

“吃早饭。”周泽楷冲孙翔笑笑,温良的样子让孙翔一下就熄了火。不过他还是挣扎着从鼻子里挤出一个鼻音,说到:“不饿,不吃。”然后转身走向电梯,打算回去补觉。

 

张佳乐也并没有走远,回过身找孙翔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张大明星忙于拍摄电影和旅游,是没有时间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的,反正他自己做的不错,也就不大关心别人的事情。但是看到有人这么拒绝周泽楷的好意,还是有点惊讶的,毕竟周泽楷为人温良恭谦让,待人接物又真诚,双商令人称赞,再加上那张脸,除了嘴上没点技能点以外,还是很博人好感的,他几乎没见过有人用这种态度对待周泽楷。但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那毕竟是孙翔,一直如此嚣张跋扈。

 

不过现在是他孙子了。

 

张佳乐有点阴暗的窃喜,毕竟作为周泽楷的前辈,他还没登上过影帝的宝座,虽然张佳乐心里足够坦荡荡,但面对这个光环集于一身的后辈总是有点危机意识,看到周泽楷受挫便全然不在意自己被孙翔气的炸裂的事实,心里找回了一些迷之平衡。

 

但旋即就看到周泽楷也跟着孙翔走了回去,顺手还把孙翔落在沙发上的外套给孙翔搭上,张佳乐有点怀疑自己的眨眼方式不对了。在张佳乐的印象中,周泽楷并不是一个殷勤的人,就算孙翔前一阵子入股轮回,也没有理由对他这么照顾吧。

 

张佳乐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评论(9)
热度(174)
©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