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糖

全职掉坑中,二翔本命,翔受不拉郎都吃。
叶蓝/韩张/喻黄/林方/双花/双鬼/于远/莫橙都好吃

【周翔/双花】我们孙家家大业大 02

前文走01


*专业名词都是瞎扯

 







02

周泽楷跟孙翔第一次见面就传了绯闻出去,并不是轮回新晋股东与一哥不和这种画风的,而是:“震惊!前嘉世董事长孙翔入股轮回疑似因与两届影帝周泽楷交往!”这种画风的。

UC震惊体还算好的,不负责任的直接就写:轮回控股股东周泽楷与孙氏独子孙翔恋情曝光!再加上孙翔这几年成了财经版的宠儿,财经版也未能幸免于难,最为权威的虚空新闻社都排出了一整个财经版面详细分析孙氏与轮回的世纪联合,金融界和娱乐界大佬们的跨界合作能够推动天朝经济上升多少个百分点。

 

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毕竟不只是娱乐圈的事,孙家背后是银行和房地产天朝两大支柱产业,孙翔之前任职的嘉世也有国有资本,不少不靠谱的新闻杂志都快把孙氏妖魔化了,再加上孙翔那张不输明星的脸和周泽楷出道以来一直洁身自好零绯闻的作风,于是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就逐步扩大到张佳乐和孙哲平在鸟不拉屎的荒芜山区旅游,也能从某个不知名的广播电台听到主播添油加醋的评论一番的地步了。

 

其实说起这件事情,起因也十分简单,一句话来说就是影帝周泽楷出道多年,终于被狗仔逮到了。

 

那次是轮回内部非公开的股东大会,大概是要商讨什么机密问题,江波涛带着孙翔七拐八拐的进了一间轮回地下的会议室。孙翔一面腹诽着这什么机密这么重要比他在嘉世的时候开会还麻烦,一面打着哈欠跟着江波涛往里走。

 

等走到里面那间会议室,孙翔简直惊呆了。

 

这哪里是开会的画风,四张办公桌拼成一张大桌子,没铺桌布,倒是乱起八糟铺开一堆垃圾食品和零食,里面四个人随意的穿着休闲装,就里面长得比较帅的那个还好一点,穿了一件prada的高定。

 

孙翔震惊之余,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那人是周泽楷。

 

“那个孙翔,不用拘束,说是会议其实就是随意聊聊天哈”江波涛记得自己之前给孙翔发短信说了就只有他们七个人,随意一点就好,没想到孙翔今天还是西装革履的。

 

孙翔倒也不是故意穿成这样的,他刚从美国飞回来,做了一笔天使投资,用孙翔的话来说就是捐钱去了,回来连家都没回,直接联系了江波涛到了轮回打算开会。

 

“咳,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啊,这是孙翔,持股比例跟我差不多,下次董事会换届之后的执行董事,大家鼓掌。”江波涛说完,带头鼓起了掌,剩下四人都非常配合,不大的地下室顿时充满了掌声的回音。

 

孙翔又震惊了,他知道他这次入股轮回算是跨界的举动了,娱乐圈这些东西他一点也不熟悉,其实也没兴趣,但他毕竟年纪轻轻就在金融界摸爬滚打,对于各个领域的发展趋势都很敏感,他只是预感到娱乐界巨大的发展前景,于是投身进来。

 

没想到连开会的习惯都差别这么大。

“那我们每个人都自我介绍一下?”江波涛一边安排孙翔落座,一边给孙翔倒了一杯可乐。

 

“我是杜明,独董(*独立董事),喜欢打游戏看小说,最近那部宫斗剧里我演的太子!”

“你好孙翔,我是吴启,监事,也喜欢打游戏,尤其是荣耀,最近那部宫斗剧我也出演啦,演的王爷,主题曲也是我唱的。”

 

孙翔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最近那部宫斗剧,难道是甄X传吗。江波涛看出孙翔的困惑,及时解了围:“小孙不看电视剧的,大家可以省略这一部分了。”

 

“哦,那好吧,我是吕泊远,是个导演,兼任轮回的执行董事,虽然小孙你不看电视剧但我还是声明一下那部宫斗剧不是我拍的啊,还有我也喜欢打游戏,早就想跟一叶之秋切磋切磋啦,有时间竞技场走起啊!”

 

“方明华,副董,我也玩荣耀,是个奶。”方明华笑笑。

 

江波涛孙翔已经认识了,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齐聚在周泽楷的身上,周泽楷明明是个站在聚光灯下的人,却像是有些受不了众人的视线似的,腼腆地笑了笑,站起了身:“周泽楷,董事长。”

 

然后他伸出手,等着孙翔。

 

孙翔猛地就想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了,其实他也能够经常遇见,就在他每次自诩大发善心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那些年纪不过大学生的创业者们,也是这样的氛围。他们总是笑着,闹着,毫不在意那些看起来高大上的头衔,相信彼此之间的情谊,更相信他们共同的梦想。

 

孙翔越云毕业后进了嘉世,嘉世已经是拥有相当成熟体系的老牌公司了,现在想想应该算是强弩之末了,他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但这让他觉得有一种迷之安定感。

 

他握住周泽楷的手,突然感到一阵晕眩,然后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周泽楷拉着孙翔的手最先反应过来,他一把把人拉到自己怀里靠着,才没让孙翔直接倒在地上。一边江波涛连忙掏出卫星手机打给自己熟悉的医生,还不忘嘱咐周泽楷把孙翔带到设备齐全的医疗室。

 

周泽楷非常庆幸他为了新片特意去键了身,虽然孙翔很瘦,但毕竟185的个子在那里摆着,要不然他还真是抱不动。吕泊远帮他把孙翔放到他的后背上,跟着周泽楷一路到医疗室。

 

杜明和吴启已经在医疗室候着了,大夫是个老中医,上来一把脉象,平静地说:“没事,睡着了,等人自己醒吧,注意修养,给你开几个补方,等人醒了给灌下去。”

 

众人都只想着孙翔这是生了什么大病,没想到只是累的睡着了,都纷纷无语凝噎。

 

过了半晌,杜明才小声地说道:“厉害了……我还以为咱们把第一天来公司的金主气晕倒了呢,毕竟你看人家孙翔穿的那么正式,早知道我也穿身prada来了。”

 

吴启毫不留情地揭穿他:“你啥时候穿过prada.你身上那些运动品牌的代言不想要了啊。”

“那现在怎么办,公司规定晚上可不能留人。”吕泊远撇撇嘴把话题带回正轨,看向可敬可爱好副董江波涛和方明华。

 

“他手机呢?”

“兜里呢,打不开指纹锁,紧急联系人也是空的。”

 

“他司机呢?”

“一个人从机场开车来的,就外面那辆阿斯顿马丁。”

 

Emmmmmmmmm......

 

“石头剪刀布!”

 

周泽楷在看到其他五个人都出了布只有他一个人出了石头的时候,非常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队友坑了。

 

“那小周,麻烦你照顾孙翔一晚上吧。”方明华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反正今天这会是开不成了,于是准备自行下班。其他人很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只有江波涛还有点良心,问周泽楷:“常去的那家酒店,只有你惯用的那间给你留着了,要不你带孙翔回家?”

 

周泽楷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的无论回家还是去自己常去的那家酒店的那个房间,都只有一张床。

 

就很气。

 

本来他们是打算开完会请孙翔吃饭的,听说孙翔C市出身,他们已经提前订好了S市最好的川菜馆投其所好,然而轮回却是一水的S市本地人,这会儿众人纷纷为自己逃脱了一桌子红灿灿的辣椒而感到窃喜。

 

周泽楷也不例外,他照顾一晚上孙翔也无所谓,就当逃过一桌子辣椒的补偿好了。他想了想还是打算把孙翔带回自己家,这样也好照顾点。

 

江波涛倒是有点惊讶,周泽楷是不喜欢把不熟悉的人往家里带的,这次这么爽快的就决定带孙翔回去,总不能是因为孙翔长得好看吧。

 

他开车把他俩送到周泽楷家门前,周泽楷家是独门独户,倒也方便。周泽楷打开宾利的后门,伸手去扶在后座上睡成一滩泥的孙翔。孙翔显然还没醒,周泽楷把他的两只手环过自己的脖颈,抱着孙翔的腰往外拖,江波涛看他一个人似乎也没问题,就懒得解开安全带下去帮手了,没想到把人完全从车里半抱半拖出来之后,孙翔似乎是嫌姿势不舒服,下意识的收紧了双臂,孙翔的嘴唇和周泽楷的嘴唇成功对接,然后划过脸颊,停在了他脖子上。

 

江波涛很不给面子的在驾驶座上笑了出来,周泽楷看着孙翔有些乱翘的金色发梢,很不争气的脸红了,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

 

或许都有。

 

“行了那我走了,有事电话吧。”

 

周泽楷把孙翔半抱到屋里,屋里只有零星几件家具,装修用的扳手螺丝刀组合套装还放在门口,周泽楷小心翼翼的不让孙翔碰到那些危险物品,终于一路把他拖到床上。

周泽楷确认把孙翔放好之后去浴室洗了个澡,回来孙翔还在睡,他帮孙翔脱了鞋子和大衣,又动手去脱被孙翔压得皱皱巴巴的三件套。周泽楷的动作很轻,很怕吵醒了他,但很快他发现并不需要如此顾虑,孙翔整个人像是昏睡了过去。

他帮孙翔盖上被子,只露出脸,睫毛投出一片阴影,眼下的青黑很重。周泽楷伸出手摸了摸孙翔的黑眼圈的位置,指尖上沾了薄薄一层肉色,作为一个演员他熟知这是什么。

怪不得刚刚见到孙翔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人直接拿粉底把黑眼圈遮了,好让自己在轮回的第一次出场能够毫无破绽。

不过估计他是没想到会是那样一个大学社团似的会议吧。

想到这周泽楷微微笑了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孙翔的脸颊,他早有耳闻孙翔是个骄傲跋扈的主了,没想到骄傲跋扈的一面还没露出来,人就先倒了。

 

说起来这其实不能怪孙翔,他已经超过48小时没合眼了,能撑到轮回全凭毅力,可谁知道轮回竟然是那么个画风,尤其是周泽楷笑得一副如沐春风的样子,孙翔脑海里那根弦一旦松掉,两日内积攒的疲劳立刻翻涌上来吞噬掉孙翔的意识。

 

周泽楷估计孙翔也是累得狠了,听说之前一直在美国忙着,看这样肯定是连时差都没倒,直接奔着轮回来了吧。他拿了一床被子打算睡沙发,却看到孙翔规规整整只占了一半的床。

 

他心里一动,全然忘了自己刚刚还想着让孙翔独占大床好好休息的想法。

 

 


评论(3)
热度(117)
©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