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糖

全职掉坑中,二翔本命,翔受不拉郎都吃。
叶蓝/韩张/喻黄/林方/双花/双鬼/于远/莫橙都好吃

【周翔/双花】我们孙家家大业大 03

*现在说还来得及吗,翔翔和大孙是金融大佬设定,巴菲特那种的。

*本节双花下线,一句话于远~

*动画翔翔的耳钉也……太好看了,我暴风哭泣

 

前文走01

前文走02

 

 

 

 

 

 

 

03

 

第二天还是周泽楷先醒了过来,周泽楷看着孙翔仍旧规规矩矩的占着另一半床,竟然觉得有些失落。他打开手机一看,才不到6点钟,他刚要放下手机,却突然来了电话,吓得周泽楷差点把手机甩出去。

 

他悄悄地起身,关上门,电话是江波涛打来的。

“醒了吗?听我说,千万不要出门,你家已经被记者围了,昨天你和孙翔被拍着了,就是你想的那样。等公关这边处理一下,我现在过去。”江波涛说完就挂了,周泽楷下意识的去翻微博,还没等周泽楷反映过来他和孙翔能拍出个什么新闻,就刷到了自己和孙翔的伪·拥吻照。

 

周泽楷先是蒙逼的,多年来与各色女明星女导演女制片人女粉丝划清界限,保持着零绯闻的记录,就这样打破了。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周泽楷气的想给他们断章取义的能力打一排666,不过他很快就消气了,现在他更怕孙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跟新晋上司闹绯闻会不会把他家给拆了。他刚装修好的房子,连家具都还没搬进来几件呢,要不然怎么会只有一张床。

 

这种心情大概就叫做委屈吧,周泽楷点点头,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鸡蛋、一寸方面包,打算先给孙翔和自己做个早饭再说。毕竟身为公众人物,有朝一日被记者围堵在家里的觉悟他还是有一点的。

 

孙翔是被一股煎鸡蛋的香气唤醒的。

 

他没先睁眼,而是仔细闻了闻空中飘荡的黄油香气,发现不是他自己常吃的那一款,这才吓得睁开了眼。入眼是一间极简风格的卧室,平直的几何线条设计先不说,这卧室里家具就只有三件:床,方桌,巨大的衣柜,没了。

 

woc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孙翔努力回想,饱睡后清醒的脑子告诉他昨天他直接在轮回那个随性的会议上晕倒过去睡死的事实。孙翔竭力抑制住以被蒙头的冲动。

 

这也太tm丢人了吧。以后他在轮回的面子还往哪儿放啊。

 

周泽楷一进来,就看到孙翔的脸红红的,他下意识地以为孙翔发烧了,三两步走到床边用手去探孙翔的额头。

“woc周泽楷,你怎么在这儿?这是你家?”孙翔一边问一边想拨开周泽楷的手,周泽楷嗯了一声,仍旧伸手去探孙翔的额头。

“没发烧。”周泽楷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孙翔盯着周泽楷这个笑容,愣了三秒钟。

 

“那……那什么,那就谢啦,我回去了。”孙翔回神,发觉自己的脸又上升了点温度,他惊恐地想着自己不会真的发烧了吧,一边掀开被子准备走。

 

周泽楷大惊,呆毛都竖起来了,外面那一帮记者,这孙翔要是出去了不就是得正面刚了吗。他连忙拉住孙翔,说:“吃早饭。”

 

孙翔回忆起刚刚闻到的黄油味道,犹豫地问道:“不是植物黄油吧?”

周泽楷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不是。”然后在心里默默记下这一条,孙翔明明是个能48小时修仙的达人,却在微妙的地方十分注意健康。

 

孙翔简单洗了个脸,用漱口水漱了个口,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虽然金黄色的发梢依旧乱翘着,但人终于精神了不少,眼底的青黑也消失不见了。周泽楷看见他恢复得不错的样子,也跟着心情雀跃起来。

 

周泽楷的手艺很好,即使就是沙拉煎蛋烤吐司牛奶这样简单的早餐也做得有模有样,孙翔回忆起自己唯一一次下厨就把烤箱炸了的英勇事迹,不禁想掏出手机拍张照片发朋X圈。

 

然而一打开手机,他就蒙逼了。

 

现在不过早上七点钟,应该是孙翔的大部分朋友们都在熟睡的时间,然而他的所有社交软件都跟炸了锅一样,他随便点开了X信,本来想直接点开最上面跟肖时钦的聊天,却被一个名叫孙二翔娘家人的群吸引了视线,点进去才发现是他们七期的群聊,名字刚被刘小别改成了现在这个。

 

他往上一拉,立刻看到了他跟周泽楷的那张伪·拥吻照。不得不说这狗仔的技术真的是相当好,时间角度卡的简直完美,两主角的脸清晰可辨。他往下一拉就看到唐昊发的新闻截图,然后是刷屏的鼓掌和鲜花,甚至袁柏清和邹远都表示了热烈庆祝孙翔嫁出去。

 

妈的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恶友们,尤其是邹远那小子,等以后和于锋那小子的事败露了他一定第一个给他们百花送上热烈祝贺。

 

孙翔从手机里抬起头来,把那张照片点开,啪的一声把手机拍在周泽楷的面前。

 

“这怎么回事!”孙翔又惊又怒,他搞不清楚这样做对周泽楷和轮回能有什么好处,他的脑子也完全不会分析什么炒作之类的操作,难不成周泽楷真的对他一见钟情,跟新闻上写的那样其实是个基佬?

 

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的态度稍微软化了一丁点,面前的周泽楷连忙摆着手,摇着头,拼命在脑海里组织语言。他早就料想到孙翔的质问马上就在眼前了,一个小时之前他就开始脑内模拟对话了,结果真到了孙翔质问他的现在,看着孙翔那双闪着光的眼睛,刚刚在脑海里排练好的一个长句脱口就成了四个单字:“不是,意外。”而且并没有像文面那样,在语速上体现两个词之间的逗号。

“哈??不是意外??!!那你是故意的咯??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轮回,说吧想要我干嘛?是不是怕我夺了你们控制权,就想出这么一招来搞我!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你,你,你……”

孙翔你了半天,也没再想出来半句狠话,周泽楷看着孙翔胡乱地挥着双手,明明是在放狠话,却像是被弄急了的猫一样,不由地伸手去摸孙翔柔软的金色发顶。

意料之中被孙翔再一次挥开了,好像这人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挥开他的手了,周泽楷皱了皱眉,干脆另一只手放下筷子,直接用两只手抓住了孙翔的两只手腕。周泽楷这才发现眼前这人轻微的颤抖。估计是被自己气的吧,他有些落寞地想。

 

周泽楷保持跟他面对面的坐姿,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孙翔的眼睛,褐色的眸子因为光线的原因里面像是盛了一碗化开的蜜糖,孙翔看着周泽楷端正的帅脸,不禁又愣住了一秒。

 

“别担心,是意外。”沉稳磁性的声音富有令人安定的力量,他感到孙翔立刻就不抖了,看来他终于没那么气了,周泽楷偷偷在心里送了一口气。

 

只有孙翔知道他不仅仅是生气。

 

他以前哪面对过这么声势浩荡的媒体和舆论,就是嘉世倒闭收归国有的时候,他面临的那些媒体和舆论都没有现在他被网络炎上的那样声势浩大。毕竟圈子不同,他现在一只脚跨进来的地方可是聚集了最多人的目光的地方。

 

孙哲平那老家伙怎么就非说轮回适合他,这下好了,第一天就搞成这样,孙翔几乎想飞回去狂怼孙哲平一顿。

 

他才没有害怕,孙翔想,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孙小霸王,能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他只是会在周泽楷的节奏里安下心来罢了。

 

可他为什么要安心?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孙翔继续深入思考,他回过神来,发现是周泽楷的手机在响,铃声就是手机出厂设置。

 

周泽楷接了电话立刻起身跑到连着花园的后门,打开门江波涛拎着大包小裹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进了屋子里,头上还顶着一片树叶。

 

江波涛把装着足够他们两个人过活三天的食材和牙刷之类的必备生活用品的袋子放下,跟和周泽楷进了餐厅,一眼看到还算平静的孙翔,简直想在心里大声夸赞周泽楷一番,没让这祖宗闹起来。

 

“小孙啊,你放心,你那天睡得不安稳,不小心跟小周打了个啵,就只是个意外,别放在心上啊,以轮回的公关速度你们不出三天,不,两天就能摆脱门外那群麻烦的记者了。”江波涛跟周泽楷不一样,他对于孙翔可算是调查详尽,是详细了解孙翔的脾性的,看看孙翔是怎么怼叶修的,真是让人头大,现在还是顺着毛来吧,但他还是有相当的自信孙翔终会完完全全的融入轮回。

 

他看着周泽楷给他推过来一份煎蛋,心想:毕竟我们大轮回可是有周泽楷的。

 

孙翔那边却像是被惊雷击中般,久久不能回神,一张帅脸惊讶的都要抽搐了:“等等……江、江波涛,你说我亲的周泽楷???”

 

江波涛一看这走势就知道周泽楷根本没解释清楚,毕竟那可是周泽楷,一天说上50个字就值得鼓励发小红花的周泽楷,不过即使这样都能把孙翔哄住,江波涛反而对周泽楷生出了一丝佩服。

 

“是啊小孙,你当时手搭在小周脖子上,睡得不安稳,就……”江波涛看着孙翔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的表情,欲言又止,却又因为惯性想要继续说下去,“就是你当时这样挂在小周身上,然后……”江波涛做了个抱紧的动作,孙翔显然还是没有get到。

 

“然后怎样你倒是说啊!”孙翔很急,这可是关系着自身清誉,而且还关系着……关系着他是不是误会了周泽楷,还向他一通发脾气撂狠话。

 

周泽楷看着这两人一个欲言又止,一个紧张的腾的站了起来,自己也着急起来,他向来手比嘴快,这次也一样。他走到孙翔面前,环住孙翔的脖子,然后收紧手臂。

 

周泽楷发誓他没想亲上去的。

 

他只是用力稍微猛了点,到了该停的地方没停下来而已。

 

孙翔的唇边还残留着牛奶的香气。

 

江波涛手里的水杯哐当一声掉在了桌子上,还好他是坐着的,杯子离桌面也不远,里面的水也不多,只是堪堪洒了一些出来打湿了他的前襟。

 

这你妹的还公关个毛线球?Tan90°好么。当然他不能真的让轮回的公关团队的努力现在就变成不存在的,他急中生智,大喊:“对对对就是小周演示的这样!就是这么不小心啵上的。”

 

孙翔在看到周泽楷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就感到这是要完,但却像是被定身了似的一动也动不了,那张他和周泽楷的拥吻照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直到唇角传来周泽楷的体温和牛奶的香气。

 

他知道自己爱脸红,他现在肯定是连耳尖都红了个通透,他简直想不明白他作为一个大好直男怎么就跟那些小姑娘似的对着周泽楷就脸红心跳的,肯定是那张照片的错,要不然就是周泽楷的错,他有点心虚的想着。

 

周泽楷看着孙翔那颗金属耳钉在红通通的耳垂上闪着光,有点移不开视线。他等着孙翔把他推开。

然而却没有,那颗金属耳钉一直在他眼前,在孙翔的耳垂上闪着漂亮的光泽。

 

“扯平了”他听见孙翔说,“这下我们扯平了听见没!”

 

周泽楷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江波涛觉得,或许周泽楷的确能够将孙翔完完全全的融入轮回,但好像跟他所想象的那种,有些不一样。但无论如何,估计公关是药丸了。

 

他咬了一口周泽楷做的煎蛋,在心里点了个赞。看来这以后周泽楷肯定是做饭的那个,也不知道孙翔会不会洗碗,周泽楷从来不雇钟点工家政员的。

 


评论(2)
热度(100)
©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