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糖

全职掉坑中,二翔本命,翔受不拉郎都吃。
叶蓝/韩张/喻黄/林方/双花/双鬼/于远/莫橙都好吃

【周翔/双花】我们孙家家大业大 05

*看了看自己前文的设定放佛写了个商战苏文(并不


 

05

 

“个人的。”周泽楷又补充了一句,隔行如隔山,轮回显然在这件事里无法扮演任何角色,但周泽楷自己可以,以其个人的财力和信用。

 

孙翔十分感动,是真的十分感动,周泽楷能看到孙翔一瞬间眼睛里有水光在闪,孙翔揉了揉自己的鼻梁,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好兄弟,一起干翻叶修!”

 

周泽楷突然想咬碎孙翔高挺的鼻梁。

 

不过他当然没有这么做,要不然孙翔晚上就不会拉着他出去喝酒了。

 

周泽楷对于这种纸醉金迷的堕落夜生活是没有什么心得的,不过看起来孙翔不是,他轻车熟路的走到离酒店不远的一家酒吧,直奔其中一间包间,进来点单的服务生都是个天朝子民,显然孙翔来了很多次。

 

“周泽楷,不许别把我和孙哲平的关系告诉别人啊,尤其是杜明吴启他们。”孙翔给他倒了一杯酒,郑重地说,仿佛事关宇宙第一机密。他看了眼孙翔手上的瓶子,底边一行烫金的小字写着微草生物制药科技X义斩酒业合作款。

 

周泽楷尝了一口,好喝炸裂。他嗯了一声,孙翔立刻喜笑颜开的又给周泽楷倒了一杯。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还有江副,也绝对不许说啊。”孙翔又给周泽楷斟了一杯。

 

周泽楷不是喜欢喝酒的人,看孙翔的架势怕不是要给他灌醉,他心中警铃大作,从孙翔手里拿过酒瓶,也给孙翔倒了一杯。

 

孙翔拿起来就干了。

周泽楷突然有点后悔跟孙翔一起出来喝酒这个决定,他明天一大早还要回剧组,一大波人等着他开工,以周泽楷的性子绝对不想迟到。

 

然而他很快发现孙翔也不过是个假把式,半瓶下肚,孙翔面上已经开始泛红,眼神也有些飘忽,周泽楷看了看酒瓶上的标识,发现酒虽然是甜型的,度数却高的吓人。

 

还好他没再喝了。

 

孙翔那边却已经开始呈现醉态,人一醉大概就会分成两种类型,话变多的和话变少的,孙翔显然是前者,这会儿醉得不轻了,断断续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孙哲平是怎么发现他俩辈分的惊人差距的。

 

“周泽楷你都不知道,孙哲平把他家族谱拿出来,问我爸叫什么,这什么年代,竟然还有人家里有族谱,简直煞笔透顶了哈哈哈哈哈哈。”孙翔已然开始自斟自饮,周泽楷看他醉了想拦着,却也是有心无力。

 

“你也喝啊,这酒还是刘小别带人研发的,我给他出了一半的研究费呢,结果销路不是很好啧啧啧。”周泽楷任凭孙翔给他倒酒,却也不喝。

 

“我还跟他打过荣耀,我也用的狂剑士,后来我才知道他那个绑定搭档就是张佳乐,妈的老子假期近视了肯定得怪他们,之后……之后就……”孙翔停了他犹如周泽楷隔壁脱口秀演播间主持人黄少天一样滔滔不绝的倾诉。

 

周泽楷当然知道那之后,孙翔进了嘉世,拿到了原本叶修,那时还叫叶秋的帐号卡,一叶之秋。一叶之秋最开始是叶修在嘉世刚起步那时候拿公款买的,那时候公私分的也不是很清楚,谁知道后来越来越值钱,审计本来都没注意过帐号卡的事,财务也根本没有记录,可是陶轩不仅想逼走叶修还想让叶修尝到点苦头,又知道孙翔喜欢玩荣耀,四处打点,最后审计意见一出,一叶之秋妥妥归了嘉世,手续证据一应俱全。

 

“嘉世破产的时候,我把卡买下来了。”孙翔伸手去掏自己风衣胸口的口袋,一张有些磨损的塑料卡被推到桌子上,“但大家还是觉得,这是叶修的东西。”

 

周泽楷心里一窒,两片薄唇上下一碰,却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他见过孙翔手下的一叶之秋,那是跟叶修操作时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物,他分得出来。叶修手下的一叶之秋是强大而缜密的,步步为营,而孙翔手下的一叶之秋却是张扬而勇敢的,肆意地仿佛要跳出屏幕。

 

“所以一定要把叶修那老家伙打倒。”孙翔自己又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周泽楷觉得他应该不需要安慰了,他看着孙翔眼里的火焰,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如画的眉眼在斑斓的光线里看的不真切,忽明忽暗,孙翔却紧紧盯着他不放。

 

他突然伸手,摸了一把周泽楷的脸。指尖并不是很凉,周泽楷却打了个激灵。他下意识的摁住了孙翔的手,孙翔试着抽回手,周泽楷却摁的死紧。

 

“你你你放开我,我不是故意的……你生什么气啊……”

 

周泽楷转过头,在孙翔的指尖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孙翔全身一僵,甜麻酥痒从指尖一路窜到心里,扩散到大脑。孙翔赶紧又喝了一杯压压惊。周泽楷一定是喝醉了,他晕晕乎乎的想。

 

“那个你喝醉了我们回去吧。”孙翔腾的站起来,抓了外套就要往外走。孙翔非常非常的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慌,现在他的指尖还在发烫。就像指尖上装了根炸弹的引信,随时可能爆炸。

 

周泽楷拉住他的手,说:“等我一下。”然后捡起一旁沙发上孙翔落下的围巾给孙翔围上。

 

他们走在回酒店的路上,一路无话,孙翔的脑袋里一团浆糊,默默回想着上个月的道琼斯工业指数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周泽楷也远没有他看上去的那么冷静自持,他刚刚的举动很可能会成为他们之间关系破裂的导火索,虽然孙翔一直给他发哥们儿卡,但他也并不想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毕竟除却这些私人的关系,他们可是在同一间公司工作的伙伴。

 

江波涛知道自从孙翔来了以后他的工作轻松了多少,按照现在的情况他至少每年都能有时间拍一部电影。孙翔对于轮回来说越来越不可或缺,如果因为他的举动给轮回带来什么不利的

影响,那

是他最不想见到的情况。

 

所以三个月来,周泽楷对于向孙翔袒露心迹这件事真的是小心翼翼,甚至被方明华旁敲侧击的暗示过有些畏手畏脚、优柔寡断,不像是周泽楷一惯的作风。但他又能怎么做呢,他总是把轮回放在第一位,在各种各样的光环之前,他首先是轮回的领导者。

 

他记得很清楚,当初他们六个人是怎样聚在一起,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收购了轮回才有今天的成就,那时胸怀梦想的六个人在娱乐圈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摸爬滚打,有很多人并不看好他们,觉得他们六个富二代只是买了一间公司自己捧自己玩玩,成不了大气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是认真的,而在这个地方,只有钱是不够的,钱只是一张入场券,他们足够幸运有了这张入场券,而他们付出的汗水和努力,才是成就今日轮回的关键。

 

周泽楷是放不下轮回的,所以他在这件事上四处受制,而孙翔却又执拗的不开窍,安全的躲在好哥们儿的定义背后,专心的想打倒他自认的对手叶修,专心的想成就自己的事业,让那些说他仗着家族的好处而对他的能力闭目塞听的人好看,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思考这些弯弯绕绕的人际关系。

 

胆小鬼和没头脑的恋爱,非常折磨人了。

 

“周泽楷!”

“孙翔!”

 

迎面传来两声呼喊,却来自两个不同的人。孙翔和周泽楷同步抬高视线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汇到左手边隔了一条单行道的露天酒吧。

 

“刘小别?你怎么在这?”孙翔长腿一迈,几下穿了马路,刘小别招招手给孙翔加了个座位,却被一旁的方锐借花献佛拉到了周泽楷身边。

 

周泽楷看了看方锐,又看了看孙翔和明显面露不悦的刘小别,把座位又推回给孙翔,自己找侍应生另外加了一把椅子。

 

方锐一开始的痞笑完全消失了,露骨的做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嘴巴长得像是能装下个鸡蛋,他远远就看见这俩人走过来,气氛非常古怪,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gay里gay气?

 

“woc你们不会真的像那些八卦说的那样吧……我还不信来着……”方锐嘴上没拉链,想到什么说什么,刘小别假装咳嗽了一声,周泽楷直接当他这老同学的话作耳旁风,只有孙翔像是被戳到痛脚,大声质问:“你兴欣的在这干嘛,怎么跟刘小别在一起?”

 

非常蹩脚的转移话题,无异于不打自招,方锐现下已经十分确定这俩人之间有什么了,他狡黠的一笑,心说他这沉默寡言的老同学料很少,话更少,这下算是有打趣他的把柄握在手里了。

 

“唉,孙翔小朋友火气怎么这么重,我来找你老同学当然也是为了正事咯。”孙翔的老同学自然指的是刘小别,他们都是G大7期生,彼此间关系还不错,都能好到自称娘家人了,孙翔恨恨的想。

 

“什么事啊?”孙翔又问,却突然反应过来,“叶修不会是想拉拢微草吧。”

 

“是啊”刘小别说,“不过我们拒绝了。”

 

“这不还在谈呢吗,怎么说拒绝就拒绝了,喝酒喝酒。”方锐赶紧补充。

 

这下子连带着周泽楷和孙翔也被灌下去许多,本来只是半醉,现在可算是真真醉了。刘小别虽然跟方锐并不熟悉,但这回他可算见识到兴欣这名外交官的厉害了,也不知道王杰希怎么就派了他来,刘小别心里苦。

 

不过他更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孙翔和周泽楷,这俩人现在绯闻缠身,竟然还敢这样结伴而行,刘小别都想给他们打一排666,周泽楷也就算了,自己是自己的老板,只要他自己不在意,就万事OK,除了伤心的粉丝以外,大概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孙翔这边就不一样了,估计家里安排的相亲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事会压死他,而且由于对方是周泽楷,估计骂声也是孙翔一个人担了。

 

难不成他们之间真的有点什么?

 

这下刘小别也摸不准了,孙翔的情感动态还是很迷的,因为几乎就是没有动态,看平常孙翔那么注重打扮和健身,难不成真是个gay吗。

 

刘小别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但他又好奇极了,十分想证明自己的推理,他灵机一动,想到现在正好是在酒桌上,还有什么是在天朝人的酒桌上问不出来的情报呢。

 

很久以后刘小别和方锐才会发现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评论(3)
热度(78)
©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