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糖

全职掉坑中,二翔本命,翔受不拉郎都吃。
叶蓝/韩张/喻黄/林方/双花/双鬼/于远/莫橙都好吃

【肖翔】再多一秒

#还姑娘的点文,一击脱离,全文9000  @我爱糖炒野栗 

#然而我审题不慎只达到要求的一半,我的锅

#荣耀大学雷霆学院数学系扛把子x轮回学院表演系第二系草

 

 

再多一秒

 

CP:肖翔

 

“前辈”肖时钦迷迷糊糊的听见戴妍琦的声音。

 

“肖时钦前辈!”戴妍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肖时钦打了个激灵,醒了,他竟然在图书馆就这么一觉睡到了闭馆,墙上挂着的音响正流淌出他听过无数次的闭馆音乐。

 

“前辈你见到周泽楷了吗?”戴妍琦眼睛亮亮的,一脸兴奋和期待。不止戴妍琦,周围还没来得及走的同学也纷纷向肖时钦投来视线,不同的是男生是一脸嫉恨,女生则是一脸憧憬。

 

“啊,来的不是周泽楷,是孙翔。”肖时钦有点不好意思的告诉了戴妍琦真相,这下周围那些打探的眼神都消失不见了,倒是响起来几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毕竟从轮回学院男神,表演系第一系草周泽楷换成一周前正因为校外打架斗殴而被记过处分的孙翔,这落差也是不小。

 

戴妍琦倒是没受到什么打击,接着问:“孙翔帅吗,有周泽楷帅吗?”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想了想,“很帅。”

 

颜控的戴妍琦非常配合的笑了起来。

 

这次他们雷霆学院数学系要搞一个大事情,以肖时钦所在的应用数学系为首,方学才的统计学系为辅,与微草生物学院跨界合作通过大脑皮层的活动研究人类行为模式的可预测性。这本身没什么,大概就是一个名头非常大却不一定能最终搞出来成果的创新实验,但是上面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大笔一挥,让轮回表演系的学生也来给他们当作观察对象,并保证派遣具有极大观察价值的学生过来帮忙。

 

大家一听这么说,那一定是带领轮回蝉联两届荣耀大学最佳学院的周泽楷无疑啊。

 

说起轮回学院,荣耀大学的学生自然都是神往的,毕竟是艺术和电影学院,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那不是得遍地走,戴妍琦也是如此,但又碍于轮回学院在新建设的校区里,平时根本就没机会看见。

 

没想到来的是孙翔,有名的嚣张跋扈的主,但奈何人家也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荣耀大学这么个惜才的大学,自然还是把这个祖宗放在轮回里好好栽培。

肖时钦把戴妍琦送到女生宿舍楼下,慢悠悠的往回走,正好跟张家兴打了个照面。

 

“听说是孙翔来了?”张家兴问,声音还有点怯怯的。他跟孙翔都是嘉世高中的,也有些交情,虽然大多都是他被孙翔支使去小卖部跑腿的交情。

肖时钦的高三也是在嘉世高中度过的,比孙翔大两届,还被孙翔起了个外号叫小事情。

“是他。”肖时钦说。

 

“哎,说让我们观察他行为模式,可是我们能观察他什么啊,观察他怎么欺负人和怎么迷倒学妹的吗?”张家兴抱怨。

肖时钦也这么想,不过迷倒小学妹……孙翔不是才大一吗,哪里有学妹哦。

 

肖时钦一回寝室,程泰和鲁奕宁已经抱着个电脑开始写文献综述了。

 

“队长,孙翔观察的怎么样啊?”方学才连头都没抬,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飞舞着。这次他们为了搞这个大事情,已经分成了小队形式,肖时钦这一小队负责整理参考文献、实验对象的观察、分析模型的建立和演算。

 

“唉”肖时钦不由得叹气,孙翔的行动根本毫无规律可言好吗,今天千里迢迢的从轮回校区过来,拉着他在图书馆打了一下午游戏,快到晚上了说他行李还没整理好,床都还没铺就急匆匆回了宿舍。

 

肖时钦被拉着打了一下午游戏,头昏眼花的,强撑着复习明天要考试的复变函数,没复习几分钟就睡死过去。

看来明天是拿不了满分了,肖学霸暗暗地想了想。

 

 

第二天见孙翔他直接约人去了游戏厅。

 

按理说天气这么好,肖时钦是想去外面玩一圈的,但他倒是听闻过孙翔沉迷游戏是个游戏宅的属性,也没太为难自己,老老实实约个孙翔能喜欢的地方,观察对方在进行熟练操作时的行为模式,顺带验证心理学上的社会促进效应来写他刚刚开始查文献的行为金融学论文。

 

是的,肖学霸虽然是数学系的,却修着金融的双学位,听着就像是会成为金融大佬或者学术大佬的节奏。

 

“我在游戏厅旁边咖啡馆,二楼靠窗最里面。”孙翔到的比他早,顺手给肖时钦打了个电话,他翻开咖啡厅薄薄几张的菜单,盯着其中几道甜品出神,最后他还是叫了服务生,挑着点了两份。

 

肖时钦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孙翔,虽然位置很偏,但架不住人高挑帅气又打扮的显眼。印象中虽然没跟孙翔见过几次面,但孙翔每一次见他都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像是去约会似的。

 

肖时钦叹了口气,心说不愧是表演系的,真会穿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夹克里穿衬衫会很帅气呢,单侧钻石耳钉和简约十字架耳坠,这种搭配只会让肖时钦觉得娘兮兮的还中二,但在孙翔身上他就觉得帅气逼人。

 

难不成他也是个颜狗?可是见周泽楷的时候怎么就啥感觉都没有呢,还有隔壁霸图建工的一枝花张佳乐他也见过不少次,除了被戴妍琦问道张佳乐前辈帅吗的时候干巴巴的说句帅,再无其他。

 

肖时钦虽然戴着副理工男标准黑框眼镜,但眼神还是很好,还没走到桌前就看见了桌子中央的两份甜品。

 

布朗尼和焦糖布丁

 

他眨眨眼,两样都是他特别特别喜欢吃的甜品,考试周复习的时候肖时钦会狂嗑这家店的这两道甜品来保持供糖,但他从来都是一个人来吃,谁都没说过。

 

倒也不是因为喜欢吃甜的而害羞之类的,他们这个疯狂用脑的专业喜欢嗑甜的大有人在,他只是恰好没有机会与人分享罢了。孙翔今天点了这两道甜品,像是戳破了肖时钦什么小秘密似的。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刚一落座,孙翔就把这两份甜品推到了他面前。肖时钦的心脏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开始飙肾上腺素。

 

“昨天你陪我打游戏,请你的。”孙翔从手机里抬了个头,确认面前站着的是肖时钦,又低下头继续盯着手机。

 

是个巧合吗?孙翔非常巧合的点了这两份?可为什么是两份?

 

肖时钦开始忐忑起来,却又不好意思直接问,他昨天才和孙翔算是正式认识,在高中的时候他还记得孙翔日天日地的样子,他这样一心钻研数学卷上最后一道大题的人跟孙翔不可能有太多的交集,除了那个外号“小事情”。

 

他还记得那是一次团队会议,虽然会议的主题完全想不起来了,但他还记得孙翔开会时的样子,那时孙翔毫不客气地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在听到肖时钦的名字时像是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似的,哈哈哈哈的笑着重复说着肖时钦小事情,原本严肃的气氛被他完美的击破,从此小事情这个外号就这么广为流传。

 

肖时钦收回思绪坐在孙翔对面,迟疑了一秒钟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孙翔的甜品。

 

“谢谢,正好是我爱吃的。”肖时钦说完,假装低下头,却在认真的观察孙翔的表情,果不其然,孙翔露出了非常复杂有深度可以说是ooc的表情,欣慰骄傲困惑伤心乱七八糟的混在一起。

 

肖时钦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不是一件巧合了,孙翔非常清楚他的喜好,这个判断让肖时钦有点怕怕的,他也说不上为什么会怕怕的,总不能是孙翔是个STK一直默默暗恋他之类的吧。

 

哈哈哈。

 

肖时钦在心里干笑了几声,飞速解决掉桌上的甜品,“我吃好了,咱们走?”

 

孙翔看他吃甜品的速度看的一愣一愣的,“你不是饿了没吃饱吧?”

 

“没有没有,时间紧迫,咱们去游戏厅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赶紧说道。

 

孙翔像是非常失望的哦了一声,跟在肖时钦身后下楼。

 

在游戏厅的孙翔不得不说简直是个发光体,几乎没有他玩不6的游戏,肖时钦看着孙翔在跳舞机上用5个游戏币硬生生玩到晚饭时间,不由地怀疑是不是游戏厅跳舞机的设置有些不合理。

 

刚从跳舞机上下来的孙翔满脸汗水,水渍沾到他的金发和耳钉上亮晶晶的闪着光,他随手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两颗,隐约可以看见常年健身房训练出来的一层匀称的肌肉。

 

“我跳的那么快,你都看出来什么了?”孙翔走到肖时钦身旁,语气中透露这一丝不屑。

 

肖时钦不慌不忙的推了推眼镜,“你对左手的控制不如右手,这导致你左手大概撞上了31次左边的栏杆,你的重心在右导致你右侧腰部和腿部肌肉较左侧发达,歌曲的间隙你喜欢整理左侧耳际的碎发,这个动作你做了79次,强音和半强音的控制上你的力道几乎没有变化,这是导致你成绩减分的主要原因,你更喜欢能够炫技的快节奏音节,另外,我不在你视线范围内的时候你的成绩大概要下降13%,应该可以作证社会促进效应,最后,你今天的裤子不太适合跳舞。”

 

肖时钦微笑起来,他向前走了一步,跟孙翔站的极近,孙翔几乎可以感觉到肖时钦的呼出的气息打在他的领口边沿,肖时钦伸出右手在孙翔的大腿上缓慢细致摸了一把,说:“低弹的牛仔布,的确不适合运动。”

 

孙翔赶紧向后退了一步,跳了一个多小时的跳舞机都只是微红的脸,现在却像是不小心把打碎的腮红一路从脸颊撒到了耳根。

 

肖时钦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摸了摸孙翔金灿灿的脑袋,像是这个动作已经做了无数次。

 

“走吧,我请你吃晚饭。”

 

然而吃晚饭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又出现了,他们去的是学校附近一家深受大家欢迎的烧烤店,孙翔直接接过菜单,嘴不带停的点了一桌子,就把菜单还给了服务生。

 

肖时钦:emmmmmm……

 

肖时钦虽然是W市人,但他不爱吃辣的,还不吃羊肉、牛肉、鱼肉这种带腥膻味的,戴妍琦曾经说他能接受香菜和葱肯定是因为热干面的原因。

然而菜一上来,肖时钦就惊呆了,他口味的雷区一个没踩不说,他钟爱的烤豆皮倒是有满满一盘子。

 

“你说你一个W市人,不吃牛羊鱼就算了,连辣都吃不了,我一个C市的跟你吃无辣烧烤,不存在的。”孙翔说完拿过一旁的辣椒粉,不要钱似的死命放。

 

肖时钦这下算是确定了,孙翔的确很清楚他的喜好,但无论如何他都不记得有任何的可能性使得孙翔能够如此了解他,他更不觉得孙翔如此骄傲的人能是STK或者到处去打听他的喜好。

 

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慌,像是下楼梯时一脚踩空,推导公式发现前提错误,像是……自己的过去被敲掉一块,不再完整。

 

“孙翔,你怎么知道……我爱吃什么……”肖时钦问,像是即将揭晓一个世纪谜题。

 

“哈?小事情,你脑子没毛病吧?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这啥都不吃的忌口,嘉世那时候有人不知道?”孙翔一脸不可置信。

 

他这忌口已经有名到整个嘉世都一清二楚了吗?这么厉害的吗?他的忌口情报竟然能在孙翔三天一换的女友情报满天飞的嘉世有幸挤进学生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吗?

 

肖时钦也十分震惊,不过他看孙翔一脸不想多解释的样子也不打算再问,只好一边啃他的豆皮,一边跟孙翔没话找话的聊天,顺带观察他的饮食习惯。

 

“woc我给忘了,明天跟周泽楷和江波涛拍杂志封面,我得赶回去了,小事情再见啊。”孙翔关了微信上轮回众人的狂轰乱炸,披上外套就打算离开。

 

肖时钦跟孙翔道了个别,看着眼前鼓成小山的菜,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他竟然就此沦落到一人独自吃饭的境地了,孙翔还跟他印象里一模一样,似乎从来不曾停留,这大概就是像风一样的少年吧……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几乎从来没有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大学有戴妍琦他们,高中有……

 

有谁来着?

 

肖时钦突然觉得头非常非常的疼。

 

他突然想起一个人,那个人有着亚麻金色的头发,左耳边用红色的夹子夹起碎发,带着一颗简单的钻石耳钉,眼梢上翘,鼻梁高挺,嘴边总是挂着怼天怼地的笑容,却处处透露着孩子气。

 

那是高中时代的孙翔。

 

他无比清晰的记起孙翔在操场上奔跑的样子,记起他吃饭时鼓着腮帮子的样子,记起他和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子,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并肩而行的样子。

 

他竟然见识过孙翔这么多不同的样子,笑的生气的甚至是比赛输掉后哭泣的样子,现在他的记忆告诉他他跟孙翔在高中交集不多,他自己都不信。

 

他一定是忘记了什么。

 

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这让肖时钦一瞬间觉得这是假的,那是假的,全都是假的,世界也是假的。他冷静下来之后选择立刻去找张家兴,这是目前唯一一个他现在就能找到并且能帮他理清思路的人了。

 

他把张家兴单独叫出来,他还不想让全宿舍都知道他们可信可赖的队长现在正与自己的记忆做着严肃的斗争。

 

张家兴还是怯怯的,他第一次被队长单独点名叫出来约谈,提心吊胆的怕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他仔细回想昨天跑数据跑的非常顺利又完美,又安下心来。

 

“家兴,我问你,高中的时候我跟孙翔关系怎么样?”

 

张家兴愣了一秒,他真的被这个问题问住了,这个问题不应该肖时钦自己最清楚吗?他心里百转千回,想了很多肖时钦问这个问题的原因,前后顾虑,最后只能挑点无关痛痒的来说。

 

“挺好的吧……我跟孙翔不太熟……”其实当时跟你也不太熟,张家兴在心里补了一句,接着说:“嗯,但是那次创新竞赛的时候,看你俩关系还挺好的……经常约学校门口的烧烤来着。”

 

“真的吗?”肖时钦问。

 

“真的真的,队长我知道你对孙翔很好,孙翔不领情就算了你别太生气哈。”张家兴看肖时钦面色不善,眼镜后的一双眼睛都快闪着诡异的光了,连忙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创新竞赛?那跟孙翔有什么关系?”孙翔高中完全不学习,这种赛事向来跟他无缘啊。

 

这下张家兴惊讶了,“你忘了?最终展示要用全英,咱们几个英语都学的不好,请的孙翔外援啊,他海归,还是队长你自己去叫的他啊,我们几个哪请得动这尊大神。”

 

肖时钦喝了一口拿铁想压压惊,却一下子呛在气管,顿时咳个不停。

 

不是吧,这今天到底发生啥了,肖队不太正常啊。张家兴给肖时钦拍了几下后背,好不容易肖时钦才缓过劲儿来。

 

肖时钦魂不守舍的回了宿舍,脑子里各类操纵记忆的科幻大片情节循环播放,他深吸一口气,打算择日再考虑他不靠谱的记忆问题,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手头的项目,毕竟记忆的缺失目前带给他的影响远不如不能按时完工的影响大。

 

第二天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了实验室,戴妍琦吓了一跳,叽叽喳喳的说什么队长你要多吃秋葵山药羊肉,哦,队长不吃羊肉balabalabala……肖时钦回给她一个有气无力的微笑,戴妍琦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肖前辈,讲真你没事吧?”

 

他看着眼前戴妍琦的脸,甜美可爱却一脸担忧,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我真的没事。”

 

于是戴妍琦不再说什么,她清楚肖时钦喜欢一肩扛的性格,她担忧却也做不了什么。

 

下午孙翔如约出现在肖时钦的实验室,孙翔的脸比平常白一度,很显然是连妆都没卸就过来了,身上还穿着拍照时的套装。实验室门口站着几个小姐姐正拿着手机对孙翔连按快门。肖时钦看见孙翔,笑了笑夸他一句:“挺帅啊。”

 

他这句夸赞说的云淡风轻,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率绝对已经超过150了。

 

孙翔似乎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肖时钦知道人的的记忆有着情感记忆和事实记忆的区别,或许孙翔在高中是一个他十分欣赏,敬佩,关心或者……喜欢的人。

 

孙翔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的夸赞,还回头对门口的小姐姐们附赠了一个wink,小姐姐们尖叫着跑开了,肖时钦非常无奈地笑笑,甚至不想承认那是他的导师和学姐们。

 

“今天去哪儿玩?”孙翔揽过肖时钦的肩膀,跟他脸贴脸,肖时钦柔软的头发蹭的孙翔耳边发痒,他正想拉开点距离,肖时钦却突然转过头来,嘴唇几乎贴着他的耳朵,呼吸的热度一下一下打在孙翔的太阳穴,他说:

 

“随你喜欢。”

 

孙翔感觉心脏猛地跳了一拍,平稳的心跳欢欣鼓舞起来,也不知道是被人惯着的感觉太好还是肖时钦的声音太过于温柔,孙翔转头撞进肖时钦眼镜后带着笑意的眼睛里,觉得自己药丸。

 

肖时钦这家伙tm故意撩他!

 

孙翔腾的站起来跟他拉开距离,随即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怂了,于是又坐了回去,只是转过头去不看肖时钦。

 

肖时钦在心里忍着笑,只觉得孙翔简直好懂得可爱,完全不像是传闻中三天一换女朋友的情场老手。

 

孙翔在嘉世的时候,其实从来没有说过他身边那些莺莺燕燕中的哪一个是他的女朋友,那些看中他那张脸的女孩子像是组团似的过来告白,他无一例外,全都拒绝了。

 

但这样让为数众多的女孩子们颜面无存,涕泪涟涟,实在是不人道,孙翔不想委屈自己却暗暗地有些自责,当时他身边走得最近的无疑是满肚子小伎俩的刘皓,于是刘皓给他出了个馊主意,说这女孩子过来告白呢,拒绝还是要拒绝的,但作为拒绝的安慰,你就陪她们吃几顿饭,逛逛街,喝喝茶,下课一起散散步什么的。

 

孙翔也不爱动脑,不喜欢去思考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觉得刘皓的建议可行,却没想到有些厉害的小姐姐根本不懂得放弃,她们看孙翔给她们留有余地,自觉这是个机会。

 

肖时钦转学过来的时候正赶上这些破势发展到一团乱麻的时候,孙翔每天水深火热,只想跟这些女性生物划清界限,刘皓却又制止了孙翔的想法,说是孙翔要是现在断个一干二净,就不只是水深火热了,就是人间地狱了。

 

孙翔原本也非常相信他的狗头军师刘皓,但这么一闹,孙翔对刘皓也同样失去了耐心,当即就狠狠的摔门而去。

 

所以在最后这件事情是怎么解决的来着?

 

肖时钦感觉又有些头疼,他暗自期待着向小说和电视剧电影里讲的那样每次一头疼就想起些事情来,结果却不如他所愿,头疼只持续了两三秒就消失了。

 

即使只有两三秒孙翔也发现了肖时钦的异样,他这才发现肖时钦简直面色白如纸,不仅仅是宅在室内的白,还泛着一层病态的苍白。

 

孙翔下意识的拿自己脑门去试热度,却恰逢肖时钦抬起头来,两人的嘴比额头更早的相互接触,肖时钦感受到唇上的热度,印象中孙翔的体温总是很高,看来连嘴唇也不例外,随即他又感受到唇角的一股温暖的湿意。他猛然间想起来某个晚霞弥天的傍晚,唇角也从同一个人身上感受到同样的湿意,他把比他高了半个拳头的孙翔抵在操场的单杠边上,清楚看见孙翔红着脸骂了句国骂。

 

肖时钦开始觉得视线越来越狭窄,视野的周围都开始变黑,他清楚这是应该是晕倒的前兆了,毕竟自己熬了快三个通宵,又发现自己的记忆有缺失,为此伤透了脑筋。

 

但他不想,今天是孙翔作为观察对象的最后一天了,他眼睛一闭一睁,醒来面前就不会站着孙翔了。

 

再多一秒,再多一秒。

 

再多一秒孙翔站在他眼前的时间。

 

他躺下来,顺带掐住自己的人中,大口的喘着气,冷汗从鬓角一滴滴滑下来,打湿了实验室的地板。

 

他模模糊糊的看见孙翔蹲下来,一声一声小事情似乎从离他越来越远的地方传过来。

 

 

<<<<<<<<<<<<<<<<<<<<

肖时钦一点也不想找孙翔做他们的外援,即使他们这群人里英语没有一个拿到S的。他一直觉得孙翔和他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传闻中孙翔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唯我独尊,而外人对他的评价一直是谦逊有礼,温良恭俭,宽容大方。

 

他们截然不同。

 

但现实却是肖时钦在某个午后的黄昏,看见孙翔101次被坚韧不挠或者说纠缠不休的女孩子逼到操场上立着单杠和双杠的一隅,欺身上前,把届时已经比他高了不少的孙翔抵在双杠上,饿了很久似的吻了上去,一吻结束还不忘跟一旁惊呆的女孩子笑眯眯的说:“不好意思,他不能答应你,记得保密。”

 

女孩呆愣了一会儿,离开了,她是认识肖时钦的,在她这样低年级的学生看来,肖时钦简直是封神一般的存在,他来嘉世之后,少女们春心萌动的对象有一半都换成了他。奈何肖时钦跟孙翔不同,是说更受人敬重好呢还是疏离好呢,少女们对他总是不敢做出些实际行动的。

 

现在,肖时钦让她保密了,就是她不保密,跟肖时钦相比,也没人会相信她说的话。

 

孙翔当时却在跳起来揍人和别别扭扭的道谢两个极端的选项之间犹豫不决,毕竟肖时钦并不是他的男朋友,但孙翔不傻,看得出肖时钦刚刚是在仗义解围,就是这方法选择的让孙翔很是尴尬,他可不想让别人以为他是基佬。

 

倒是肖时钦开口了,“我让那女孩子保密了,她不会说的,就算她说了,只要你和我都否认,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孙翔想想,觉得肖时钦说的好有道理,不情不愿的说了声谢谢,问到:“你为什么帮我?”

 

肖时钦突然如鲠在喉,他根本没想到为什么会帮孙翔,只是他的目光就是离不开孙翔的身影,今天看到实在是缠人的对手,一时冲动了。

 

他突然就明白了,虽然巨蟹座的他还有几个月才成年,成年之后他古板守旧的家里人才会允许他谈场恋爱,但他想要偷跑了,他一直不是循规蹈矩的那一个。

 

肖时钦笑起来,是他一直以来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眼角却不同以往的带上了一丝狡黠。他伸手揉了揉孙翔当时还是亚麻色的发顶,轻快的说:

 

“大赛终评,来给我们当个外援吧。”

 

孙翔定定的看着肖时钦的笑容,说:“好。”

 

<<<<<<<<<<<<<<<<<<<<

 

肖时钦觉得有人在牵着他的手,那人手很暖,手心里还有一层薄薄的汗。那人突然凑近了他,发丝搭在他颈窝,肖时钦闻到了温暖的木质香气,是孙翔常用的香水。

 

他睁开了眼睛。

 

第一次看到孙翔脸上有称得上是担忧的神色,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跟人打架去包扎伤口的时候,高浓度的酒精球往伤口上一沾,别人都疼得呲牙咧嘴,肖时钦看了都疼,那种尖锐的疼痛很难忍住,孙翔却一脸淡然,像是习惯了。

 

这么一个小霸王,却会为自己担心了。

 

肖时钦突然有点高兴,他预感到这段非象征意义上来讲被他忘记了3年的单恋终于要迎来开花结果的一天了,不过想到这里肖时钦又有点后怕,要是他一直都想不起来,这份感情或许真的要永远被埋葬了,非象征意义上的。

 

“你3 年前出了车祸撞了脑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海马体受损不是还记得我吗?”孙翔见肖时钦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走廊里经过的医生赶忙走进来让孙翔冷静,别病人刚醒就又被吓晕了。

 

肖时钦有点疑惑,他印象中那次车祸他只是有点脑震荡而已,怎么还海马体受损这么严重了?他疑惑地问了医生。

 

“我查了患者您当时的就诊记录,似乎那天您有重要的安排,没做完检查就走了,而且症状比较轻微,也没有对日常生活造成什么影响,所以没有后续复查,我看看,日期是……3年前的12月2号。”医生说完,孙翔先愣住了,医生看着安静下来的孙翔觉得十分满意,转身走了。一时间,单人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孙翔盯着肖时钦,似乎在等一个解释。

 

肖时钦在床头柜上摸到自己的眼镜,用眼镜布擦干净不慌不忙地带上。眼前的孙翔瞬间清晰起来,他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孙翔身上的衣服还是那套分外拘束的套装。

 

肖时钦有点感动,他以为孙翔肯定是要回去的,一睁眼孙翔是会消失不见的,就像高中的时候他们无数次的擦肩而过那样,孙翔是不会在他的身边停驻的。

 

他没有自信。

 

“那天,我是想回学校的,去见你,跟你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肖时钦认真的说。

 

“关于……什么的?”孙翔听见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他有点渴,指尖开始变冷,他在紧张。

 

“关于我们。”肖时钦又说,随即他又微笑起来,连眼神都露出浓浓的笑意紧紧盯着孙翔的双眼,语气为难的说,“但是我不记得了。”

 

孙翔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一滚,不受控制的开口:“你是不是想说……”,他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有些干,连唇纹都一清二楚。

 

“你是不是想跟我说……”

 

“我喜欢你。”

 

肖时钦伸手揽住孙翔的脖子,用力往下一带,吻住了孙翔发干的嘴唇。两片唇瓣很快被肖时钦的舌头舔湿,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泛起光泽。孙翔张开嘴,把舌头探向肖时钦,却被肖时钦灵活的咬住舌尖舔舐,他下意识的往回抽,肖时钦像是算准了似的把舌头探进去,粗粝的舌面划过孙翔的上颚,孙翔不禁抖了一下。

 

“靠,你其实想起来了吧。”

 

肖时钦不置可否。

 

 

尾声

 

“这么说,你就只是忘了我和你之间的事儿?”孙翔不可置信,“我在你心里就这么点儿地位?”

 

“不不不”,肖时钦连忙顺毛,“医生说我这种类型的海马体受损只会影响到当时最为活跃的记忆。”

 

孙翔想了想,很快搞懂了,心里美滋滋。

 

 

 

 

 

 

 

 

彩蛋

 

孙翔喝醉了,竹筒倒豆子给轮回众人讲他的情史,正讲到高潮的病房告白。

 

“我太懂小事情那个表情了,表面上君子其实一肚子坏水,他早就想起来了,就想跟我说……”

 

“生日快乐!”杜明抢答。

 

孙翔一脸吃鲸的表情看着他。

 

-END-

 

 

 

 

 

 

 

 

 

 

 

 

 


评论(15)
热度(140)
©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