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糖

全职掉坑中,二翔本命,翔受不拉郎都吃。
叶蓝/韩张/喻黄/林方/双花/双鬼/于远/莫橙都好吃

【昊翔】很闲所以开始吧。(上)

很闲所以开始吧。 
 
借用某DRAMA的标题(抱歉想不太起来作者),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 
 
本质是傻白甜。信我真眼。 
 
有糖糕怀疑周翔在一起的情节,不过没有周翔!信我真眼。 
 
CP:昊翔 
 
蝉鸣,阳光下彻,被撕成不规则的碎片随手洒在柏油马路上。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开的正盛。 
 
真热啊。 
 
孙翔扯了扯衣领,印了花哨而夸张的骷髅头短袖T恤被扯向一边,锁骨处积了些汗水,被他随手抹去。 
 
真闲啊。 
 
今年是荣耀联赛的第十七年,这个夏天他退役了,完完整整打了十个年头,收获了不少冠军也算是功成身退,跟着轮回众人在S市寸土寸金的地界买了窝,楼下就住着原联盟的脸比自己早一年退役的周泽楷,对门住着个刺客,好吧是吴启,只是他纯粹为生钱很少住而已。 
 
不过说实话孙翔现在还真没有什么退役的实感,两周之前的新闻发布会像是昨天召开的一般鲜明却不真实,闪烁的灯光,密密麻麻的话筒,还有噼噼啪啪的掌声。 
 
他就这样退役了,在问到今后的打算时淡淡的答道:“我不知道。”竟油然生出些悲壮的哀凉气势,以至于某些不大靠谱的报道就成了:孙翔选手夺冠退役,竟前途渺茫!的论调。 
 
其实他只是没想好要做些什么而已,反正一直以来也没人管他,无论是成为职业选手还是退役,或是定居S市都是他的选择,甚至是心血来潮的选择。 
 
嘛,反正也不急,他有的是钱,有的是时间。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什么也不做也真是无聊的要命。所以今天的孙翔便身着淘宝上随便买买买来的T恤出了门,而后果是惨烈的。 
孙翔戴了副蛤蟆镜扣了顶棒球帽便出了门,想着远离一些ACG聚集之地就开车进了某商场。孙翔其实一点也不喜欢逛街这类女人的疯狂爱好,但无奈,他今天真是……闲的蛋疼。 
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商场的某层也会被用作开荣耀展的场地。 
他觉得他需要六个核桃。 
孙翔作为一线大神刚刚退役,光环尚未褪去,而退役一事炒的又热,再加上荣耀竞技的推广很是到位,瞩目度堪比一些小影星。 
更别说荣耀展这种聚集了荣耀玩家的地方。 
孙翔拔腿就跑,他虽然闲得慌但不代表他想把自己的一整天都浪费掉,但可惜的是他今天只看衣服就够惹眼,更别说是个戴着墨镜的高挑帅哥,被女玩家发现简直是妥妥的事儿。他果断放弃去地下取车的念头径直跑出商场。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时候靠自己的双腿是决不可能摆脱的,更不用说还是体力0.5鹅的宅男,他七拐八扭的找到个暂时安全的地方歇气,伸手将T恤的领子拽向一边,擦了擦汗水,连忙摸出手机。 
“哎,周泽楷我在XX大厦旁边被粉丝围堵快……”还没等他喊完,一辆车在他眼前缓缓停下。 
“孙翔?上车。”孙翔来不及惊讶眼前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S市便蹿上了车。 
竟然是唐昊。 
“不用来了我脱困了,拜拜。”趁电话没挂,孙翔赶紧又喊了一嗓子,等了半天对面传来一句“嗯。”差点没让孙翔把手机摔了,不也他也习惯了。 
“你怎么在S市?”孙翔脱口而出,看了后座上成堆的购物袋勾了一边的唇角,“唉,你不是来逛街的吧,一个人?” 
唐昊瞪了他一眼,随即就是一个急转弯,孙翔的头砰地一声撞在了车玻璃上。 
“我靠你会不会开车死糖糕。”孙翔一边揉一边骂。 
唐昊报复得逞心下大快,“哼,比你开的好。” 
“说什么梦话老子我可是16岁就开车了,会比你开的差?”孙翔显然不服。 
“我还当过F1赛车手呢。”唐昊反击。 
“骗鬼呐。” 
“对,就是骗你。” 
“咦?”孙翔反应两秒,“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有种PK” 
“噗……谁怕你,PK就PK.”唐昊没忍住笑,“孙二翔智商硬伤啊。” 
 
似乎两人的对话大部分都是小学生水平吵架所构成的,两个人吵累了就不知是哪方先停下来,然后另一方也就偃旗息鼓了。 
 
“唉,你到底为什么在S市?”孙翔接过唐昊递过来的一袋零食开始左翻翻右翻翻,最后拿出一包POCKY. 
“我长在K市,但父母老家都在S市,现在退役了,回来探探亲串串门。”唐昊瞥了一眼吃的正欢的孙翔,补了一句:“果冻别动,我表妹点名要的。” 
孙翔点点头,听话的……吃掉了果冻。 
“卧槽孙二翔你干毛!我表妹神烦的你造吗!”唐昊毛了,伸手要去夺孙翔手上的果冻。 
“哈哈哈哈哈,再买不就得了。”孙翔躲过唐昊的爪子,长“笑”三声。 
“还得去超市,麻烦死了。”唐昊抱怨,瞪了一眼孙翔也就作罢。 
孙翔笑嘻嘻的回望他,皓白的八颗牙,整整齐齐。 
笑起来挺好看啊,起码比他那表妹笑起来好看多了。唐昊想。 
“你住哪?送你回去。” 
孙翔听这话赶忙把嘴里的薯片咽下去,“先回商场,我车停地下了。” 
 
停车场好像人不多,但孙翔还是抢了唐昊的帽子和墨镜做贼似的下了车,唐昊正想开口嘲讽,不过一想到如果这是N市大概自己也是这幅样子便悻悻作罢。 
看不到孙翔炸毛简直是一大损失。 
 
唐昊有时候会觉得孙翔逗起来简直有意思的不要不要的,一个185的帅气青年总会被他联系到“可爱”“好玩”“有意思”这类标签上,他自己有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像唐昊这样毫不顾忌的喊出“以下克上”的狠角断不在意这等小事。 
 
开始产生孙二翔这家伙真是二得萌这样的想法大概是从第一届世界赛开始的,毕竟从那时起两个人才算是真正熟稔起来。 
虽说都是七期,之前也算是说过几句话,P过几次K,进了一个群,但毕竟未曾同队,生疏感少不了,直到第八赛季全明星周末的新秀挑战赛……之前不久。 
 
没有人知道,其实唐昊对林敬言的“以下克上”和孙翔对韩文清的“改朝换代(未遂)”其实某种程度上算是他们合议的。 
 
那个时候他们虽然在同一个群里,但其实连对方的好友都没加,他们知道对方有在这次挑战赛上揭开属于他们的时代的意图,才互相加了好友,开了私聊小窗,偷偷在竞技场建房间PK互相磨练技术。 
 
那时候唐昊就油然而生一种战友的感觉,他相信孙翔也一样。汹涌澎湃的中二之血在两个不满20的年轻人心中燃烧起来,回想起那时候的豪言壮语,豪情壮志,目中无人,天下为我独尊的踢水瓶的气势。 
 
唐昊现在还是觉得…… 
傻逼透顶。 
 
真是年少轻狂啊,不过那次全明星他好歹是赢了,现在想起来不无自豪,但孙翔可是输了,大概就只是黑历史了吧,唐昊轻笑。 
 
不过那时的孙翔可是笑不出的,唐昊也是。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了地下车库,在骚包的游艇灰玛莎拉蒂之后的黑色别克给人以十分低调的错觉。 
 
时间刚过中午,休日的道路上难得不算拥挤却也并不十分畅通,孙翔和唐昊的两辆车始终一前一后的前进着,不光启动的时间,速度,节奏都保持着十分一致的频率,前进的路线也是如此。 
 
先毛了的果然是开在前面的孙翔。 
 
“我靠我说唐日天你跟着我干嘛,再往前开就只有一个小区了,你是打算跟我回家啊。”孙翔不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十字路口浮上唐昊的额角。 
“妈蛋谁跟着你了孙二翔,我亲戚家也向这边开关你什么事啊。”唐昊反击,随即发现有哪里不对,“等等你说,向前开只有一个小区?你家住哪?” 
“荣耀小区啊,难不成糖糕你迷路了?”脑电波依旧不能像通话信号一样接通,今天的唐昊也是在肆无忌惮的嘲笑孙翔的智商。 
“迷什么路我又不路痴!我舅家也住那里啊二货。” 
 
真是孽缘。 
 
孙翔和唐昊不约而同的这样想。 
 
不过即使是孽缘也是缘分,孙翔看了看唐昊后座上堆成小山的购物袋,拍了拍唐昊的肩膀:“看在你投喂我零食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帮你提吧。” 
没理会唐昊“老子一个人也提的上去”的逞强之音,孙翔拿走一半拎走,动作流畅又自然,像是已经做了很多次。 
的确做了很多次,他们是很多届国家队的队员,每年主办国都不一样,也算是小小的世界旅行了一回。唐昊总是会带很多人分量的礼物,父母叔叔婶婶姑姑阿姨舅舅表哥堂哥表妹堂妹几乎都有,每次行李都算是联盟数一数二的多,而不幸的是呼啸不才,这么多年国家队常任队员愣是只有唐昊一人,好像有一届来过一个姓赵的,不过名字拗口,孙翔只记住叫他小赵,其余……就没为难自己脑容量。 
而孙翔则正好相反,从来没大包小裹的带过东西,行李量简直是联盟良心,再加上周泽楷行李也不多,轮回蝉联数届“随队人员最喜爱队伍NO.1” 
所以当随队人员双手纷纷阵亡之时,帮唐昊提行李都快成孙翔习惯了。 
至于这条八卦被曝他们涨了一些粉,又出现了“翔昊后援会”这样的不明组织就不是孙翔所知了。 
所以他也当然不知道唐昊转发之后说了一句“反了”又会给轮回和呼啸俱乐部公关部造成多少压力。 
 
孙翔走了好一段,回头问:“唐昊你住哪栋楼?” 
没救了,唐昊答:“整个荣耀小区现在就一栋楼能住人你说我住哪栋。” 
孙翔转过头,唐昊瞥见他微红的耳尖。 
挺有意思。 
“你住13我住12正好跟咱们国家队编号一样。”孙翔在电梯里冒出一句,惹得旁边的老大妈因为听见国家队三个字一个劲盯着他们的脸看。 
还好他没认出来,唐昊松口气,用眼神威胁孙翔以后别干这种蠢事,孙翔显然无法与他眼神交流,瞪回去。 
再瞪。 
再瞪回去。 
再瞪。 
再瞪回去。 
 
电梯到了,眼睛酸了。 
“今天谢了,拜拜。” 
孙翔把东西放在唐昊家门口,抬脚就走,被唐昊拦下。 
“吃个午饭?”简直是鬼使神差,唐昊想,他什么时候变成这么热情好客的人了。 
也行,孙翔想,反正很闲,除了缠着叶修(←死敌)周泽楷吴启杜明吕泊远江波涛肖时钦(←队友)刘小别邹远袁柏清(←同期),哦不,袁柏清就算了,和眼前这个人PK也想不到别的什么事儿。 
正想答应,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年轻女孩探出头来,看样子不到二十岁,有几分森系美女的气质。 
但随即而来的高分贝则让孙翔对这女孩产生的好感瞬间崩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孙翔大神!!!我是你的粉啊签名签名签名!握手求交往生猴子!!!” 
什么叫魔音穿耳,大概就是这样罢了。 
 
一旁的唐昊揉揉耳朵,转过头来推推呆掉的孙翔:“进去吧,我表妹是你的粉。” 
 
坐在饭桌上孙翔才回过神来,直面狂热女粉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他一时间都忘记向唐昊开嘲讽以至于版本都在心里过了好几个。 
包括“哎哟表妹这么漂亮怎么不给哥介绍”的流氓版本和“哥就是这么帅连你表妹也拜倒在哥的牛仔裤之下”的自恋版本。 
唐昊一回家就帮厨去了,没想到唐昊还是个居家好男人啧啧啧不愧是有着上海人的血统吗233333孙翔一边在脑内过着这样无意义的弹幕,一边僵硬的回答他表妹的问话。 
孙翔没有什么跟年轻女孩交流的经验,说话简直要卡带,还好这女孩也真是善解人意,聊得都是战队和荣耀相关的事情没让孙翔太丢面子。 
谈话发现这女孩不仅是孙翔粉还是轮回粉,话题时常就会向周泽楷江波涛甚至吕泊远的方向拐去,一提到这群魔性的队友,孙翔的紧张一扫而空,唐昊发现孙翔只要不是垃圾话,其实还蛮健谈。 
“你也粉周泽楷的对吧,等等啊我把他叫过来。”孙翔说着就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看到女孩一脸幸福的要昏过去的表情突然很有成就感。 
 
几分钟后,周泽楷一脸困惑的出现在唐昊(的舅舅)家门口。穿着居家休闲装。 
“天啊这么快。”女孩惊叹,其实正常人早该推测出与偶像同住一楼的事实,但请不要刁难脑残粉的智商。 
 
然后趁午餐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唐表妹让周泽楷和孙翔开始了漫长签名之旅。 
 
“哦!这张海报是限量1111份的那个吧,我超有印象,周泽楷你还记不记得,他们竟然用精钢做却邪说有质感我简直要被重死了,手都要断了。”孙翔一脸兴奋的回忆着。 
海报上是孙翔和周泽楷cos的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 
“嗯。”周泽楷的眼睛亮晶晶的,显然也十分愉悦。 
“这个。”周泽楷指了指一本轮回队内写真集,孙翔立刻炸了。 
“我去这个简直是黑历史,偷拿我睡着的帅脸卖钱还能爱吗!” 
“嗯?周泽楷你脸红什么,给我看看……次奥!同人志?画我和你的?”孙翔有点惊讶,不过也习惯了,这年头为了赚钱卖腐,他和周泽楷什么没干过。 
顿时一种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情怀涌上心头,很显然周泽楷也是一样的心情,下一幕真应该就是抱着痛哭一场。妈妈打电话来问我和新来队友搞上了啊?儿子你真不喜欢女人? 
周泽楷就是八百张嘴也讲不清楚啊。 
 
不过也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想想,其实也很独特的一种体味,就像天朝学生时代永远写不完作业的地狱,你逃出这个地狱之后,发现之前的作业地狱也算是一种人生阅历。 
 
作业也好,卖腐的海报也罢,无论如何,都是年轻的特权。 
 
“喂,吃饭了,快出……”唐昊走进门口,把门推开,孙翔和周泽楷并排坐着,肩与肩是零距离,低着头看同一件东西,发丝相互摩擦,然后不约而同发出笑声,他的表妹则坐在一旁的床上一边傻笑一边拍拍拍。 
 
气氛温馨融洽,孙翔和周泽楷一脸傻笑很开心。 
啊,这就是他所融入不进去的、什么东西啊。 
 
在国家队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他总觉得这两人之间有什么他所无法融入的气场,难不成这就是最佳搭档所形成的特殊结界? 
 
他倒也并不是想和谁成为搭档,好吧他承认那个“谁”指的是孙翔,唐三打和一叶之秋的配合同样令人赞叹,但却无法像双一组合一样令人惊艳。 
 
只是有点寂寞罢了,但唐·真汉子·昊并不在意这丁点寂寞,他一个人也足够强大。不过他的心依旧很塞,而且十分烦躁。 
 
众所周知轮回是个卖得一手好腐的战队,毕竟最佳搭档第一颜组的资源在这里摆着,怎么可能不用,所以这种事情做多了,有时就连联盟的人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即使理智上知道这不过是手段和策略,却总有那么些许想着“万一呢?” 
 
当然这些人肯定都是些耐不住性子又禁不住哄骗的小年轻。 
很不幸唐昊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有一个萌周翔的表妹。 
事情就复杂了。 
 
 
他得找个机会问清楚。唐昊狠狠咬下一块鸡肉,想着。 
 
不过人在激动的时候所做的决定到底有多少可靠可行就是个谜了。 
 
唐昊的舅舅舅妈显然都和唐昊的性子不太一样,可以称得上热情好客温暖如春,餐桌上好久不来客人,寒暄问话一股脑向孙翔和周泽楷集火。 
 
周泽楷觉得他因为孙翔的短信没问清楚就来了真是个错误的选择。不过孙翔也算是够义气,大概是因为卖腐的回忆勾起了他的同病相怜的战友情怀,亦或是由于自己把周泽楷叫来的歉意,帮周泽楷挡了大部分问题。其间包括: 
“哎呦小周长得这么帅有女朋友了么?” 
“没……” 
“唉,今年也不小了吧,要不阿姨给你介绍你一个……我大学同学的女儿哦,长得可漂亮呢,是留洋回来的高材生哦……” 
“……” 
“哦,阿姨,他想找个打荣耀的,高材生可不行。”孙翔道。 
“哦,那小孙有没有女朋友了,想找什么样的?” 
孙翔深吸一口气,BOSS仇恨成功转移,周泽楷投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顺带一块糖醋排骨夹到孙翔的碗里。 
 
唐昊看不懂这两人的互动,却是越看越像有一腿的样子。给对方夹菜,替对方回答感情方面的问题,怎么想都有鬼。 
随着时间的流逝,唐昊最初问个清楚的气势一衰再衰,干脆枯竭,他甚至有了他即使问,答案也会是他们的确是一对的错觉。 
不过说起来他们是不是一对跟他唐昊有什么关系呢?酷炫狂霸拽的唐队其实有一颗八卦之心,传出去他的名声就毁了好么。 
唐昊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吃完这艰辛的一顿饭就该告别了,孙翔一把勾过周泽楷的肩,“走啦,去PK”回头向唐昊喊道:“糖糕来不来PK?” 
唐昊想了想,下午的确很闲,便点点头:“去哪?我舅这边没下荣耀。” 
孙翔仰起头,略微思考,“你想去他家还是我家?”说着指了指周泽楷。 
唐昊默然无语,他跟周泽楷真心算不上熟,他又能怎么回答:“你家。” 
但情况说实话还是跟唐昊预想得有些不同,他的预想是三个人甚至更多人(比如各自家人、轮回战队其他人)像在训练室或网吧大厅一样坐在一起,来一场不仅看到角色,还能看到真人敲击键盘的PK. 
但他真的是高估孙翔和周泽楷的配备了,先不说孙翔刚刚退役,有没有时间在家里筹备出一间训练室的电脑,要是众人齐聚周泽楷家一起战个痛也让他莫名感到违和。 
所以孙翔问他的那句想去谁家的真意其实是:他们每人都只有两台电脑。 
坑爹。 
难道向他们这样有钱的电竞宅男不应该把钱砸在硬件配备上吗?他决定和孙翔探(争)讨(吵)一下这个问题。 
不过他又莫名感到很庆幸,如果自己直接推掉PK大概现在就是周泽楷和孙翔独处的节奏了。不对啊,他为毛要感到庆幸呢。 
简直可恶,孙二翔这家伙怎么这么让人烦躁。 


唐昊不高兴了。 
 
 
-TBC- 
 
谁能告诉我lofter客户端格式怎么破,用wps码完发还是没格式QAQ

评论(3)
热度(259)
©二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