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糖

全职掉坑中,二翔本命,翔受不拉郎都吃。
叶蓝/韩张/喻黄/林方/双花/双鬼/于远/莫橙都好吃

【昊翔】很闲所以开始吧。(下)

有一句话双鬼~











微博上果然已经炸翻天了,看到第一个转的是李迅,唐昊和孙翔就大概能想象到壮烈的程度了。

@罗辑V:包子你别添乱……//@包荣兴V:魏老大和老大讲的很对!//@魏琛V:老叶你这话一出感觉就不像夸啊……//@叶修V:那是,虚空双鬼的感情多深厚,多久远啊~~//@吴羽策V:哼,俩年轻人,才搞上的吧。//@盖才捷V:前辈们那个时候很明显,大家都速信了根本没人怀疑难道只有我记得?//@李轩V:哎呦孙队都叫上了……这里应该说恭喜还是帮扩?话说孙翔唐昊啊,不用这么劲爆的像我和阿策那样晒结婚照不好吗?//@李迅V:卧槽!够劲爆!唐队!孙队!我真信!一定帮K!祝幸福!//@唐昊V:反正我和孙翔的事也不用别人管,你们爱信不信。//@孙翔V:我和唐日天真是一对!这下你们该信了吧。[图片][图片]

@乔一帆V:祝两位前辈幸福。//@高英杰V:嗯,祝两位前辈幸福。//@王杰希V:孙翔唐昊,好好相处,互相谦让着点,别一直吵架。//@刘小别V:虽然我一点也不想关心你们,但我说你们来真的怎么也没人跟我说一声?//@李迅V:这边也来扩一发~~//@孙翔V:真的。//@唐昊V:在一起了,爱信不信。[图片][图片]

@喻文州V:祝幸福^_^//@于锋V:回去洗洗眼睛睡觉吧。//@邹远V:天啊,其实我本来真的想象不出他们在一起的样子,直到我今天见到了这张图……//@刘小别V:虽然我一点也不想关心你们,但我说你们来真的怎么也没人跟我说一声?//@李迅V:这边也来扩一发~~//@孙翔V:真的。//@唐昊V:在一起了,爱信不信。[图片][图片]

@你猜:右边竟然身份认证了细思恐极。//@考据帝V:(其实我的分析真心鸡肋,看两人的表情也应该很明显了)//@0.5:多谢分析,我觉得我可以改名了。//@考据帝V:看这张照片应该是唐昊右手拿着手机在拍,两人的左手伸出来比了中指,孙翔的前襟有很明显被揪起的痕迹,应该是唐昊左手所为,再加上孙翔略微后仰唐昊略微前倾的体位从这张照片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主被动是昊→翔。//@翔昊大法好:没人吃翔昊吗!//@糖糕快到碗里去:右边不要唐队给我!!//@二翔快到碗里来:草草草草草,这么香艳我都石更了好么,放着我来啊啊啊……//@嘿同学你知道昊翔吗:一生推!生一堆!死而无憾!//@李迅V:这边也来扩一发~~//@孙翔V:真的。//@唐昊V:在一起了,爱信不信。[图片][图片]

孙翔想着大概这样就没有问题了,自动忽略了满屏昊翔而不是翔昊的事实,掀开不知什么时候盖在了自己身上的毛巾被,跳下床打算去洗澡。

扑通一声,像是古代电视剧里犯了大罪的恶人最终凄惨的讨饶一样,跪在了地上,这一下也真是全然没有防备,直接摔到了麻筋儿,疼得无以复加,刚停止工作并没有多久的泪腺再次勤奋的分泌起泪水来。

唐昊听见声音就想着孙二翔这家伙果然作死了,披了浴巾推开门,传来孙翔带着哭腔的怒吼:“我靠唐日天你个禽兽!混蛋!上线PK!”

然后当天半夜,唐昊看见孙翔抱着笔记本大爆手速,他起初还以为孙翔半夜起来打荣耀,却发现孙翔开着淘宝的网页在买买买。他太困没去看是什么,结果过几天,快递送来了四个大箱子,摞起来能达到一人高。
箱子上用红色的字印了品牌和宣传标语:“唐氏糖糕,让您吃得舒心。”

孙翔抱过一个大箱子拆开,把里面装的一小盒一小盒放在茶几上,狠狠地拆开包装,将不小的糖糕一口吞下,还拍了几张照片,po上微博:

孙翔V:嘿我今天吃了糖糕~[图片][图片][图片]

发完还向唐昊扬了扬手机,狠狠地咬了口橘子味儿的糖糕,一脸嚣张。

唐昊想孙二翔这家伙真是欠操啊。

然后过了几天,唐昊也发了一条:

唐昊V:嘿我今天吃了二翔~[图片]

图片是孙翔安静的睡颜,也许是灯光的原因,显得很乖巧,二十七的人了愣是看上去像邻家刚刚成年的小弟弟。
唐昊盯着照片看了好久,有点后悔把照片发出去了,欲盖弥彰的删了转发几分钟内破千的微博,果不其然一群退役了的职业选手凭借依旧欺负普通人的手速纷纷发微博at他,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唐昊 已右键。[图片]

不过那之后孙翔就没再吃过糖糕,剩下没开封的三箱,一箱送给了楼下的周泽楷,一箱送给了对门的吴启,另一箱送给了唐昊的舅舅一家,好感度+100

送糖糕的时候孙翔一脸神经兮兮的问唐昊:“哎,我说你舅舅他们什么态度啊?
“什么什么态度?”
“就咱们在一起这事儿啊。”孙翔对于唐昊的脑电波错频感到不悦。

孙翔是知道唐昊打职业联赛是跟家里闹掰了才出来的,所以他相当担心唐昊家人是那种冥顽不化的老古板。

那时候唐昊父母工作调动去K市,他就跟着父母去K市读高中,人生地不熟,没什么朋友,父母工作很忙谁也不管他,钱给了很多,但爱却给的很少。
唐昊成为了缺爱叛逆少年的典例,逃课打架是家常便饭,甚至一段时间因为那股狠劲儿都打出了名号,手下一帮小弟昊哥长昊哥短。
孙翔在唐昊的背上摸到过一道不短的疤,是条刀疤,听说就是那时候打架被人砍的。唐昊对这道疤意外地记得很清楚,他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整片后背都湿漉漉的感觉,铺天盖地的痛以及涌现而上的杀意。
那股杀意让他抄起不远处的板砖,打趴了围攻他的6个同龄人,也错过了背上刀伤的最佳缝合时间而不得不留了疤。

孙翔把手从唐昊衣服下摆伸进去,摸了摸那道疤,末了又拍了两下,笑笑说:“勋章啊,挺帅的。”
唐昊没说话,不过嘴角歪了歪,不难看出孙翔这句话其实让他蛮高兴的,有一种自己的黑暗也被对方悉数接纳的救赎感。
他偏过头,狠狠地咬上孙翔的喉结,孙翔吃痛,推开他,淡红的牙印明晃晃的印在最明显的地方。
“勋章。”唐昊笑着说。

说实话唐昊以前真的挺狠,他曾经自己都中二的深信不疑自己终归是要混黑的人,但人生总有意外,而对于唐昊来说,这个意外就是,他迷上了荣耀。

被百花发掘的时候唐昊根本没犹豫,立刻就同意了,但他那时候没成年,合同还得有监护人签字,唐昊父母却不愿意,还是觉得这不是什么正经职业。

毕竟是自己的父母,唐昊一开始也劝过,拿着百花的正规合同,试图说服。但没有成功,那个时候的骚年多叛逆啊,唐昊记得自己后来实在是没了耐性,直接掀了家里的玻璃茶几,上面的茶具杂物乒乒乓乓的摔了一地,然后自己拿笔签了他爸的名字,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搬进百花俱乐部,没回过家,也没跟父母联系过。

后来稍微成熟点了,也打出成绩来了,就想着给家里道歉,这才有了每当去国外打比赛,唐昊总是大包小裹的带礼物这道靓丽的风景线。

为此他没少被嘲讽,不过这招的效果还是很明显,他成功的跟家里和解,并得到了家里的祝福。

但现在他选择跟孙翔在一起,或许又会旧事重演,让他好不容易跟家里和解的努力全部白费,孙翔就是怕这个。

唐昊想骂孙翔一句胆小鬼,但话到嘴边却成了句质问:“怎么?要是我家不同意你就跟我分?”
原来他也是如此惧怕,惧怕着他们未来分道扬镳的可能性。

孙翔笑了,笑得挺坏,却显得很愉快。
“胆小鬼。”他骂唐昊。

他孙翔,他唐昊,从来都秉承天不怕地不怕,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的中二之心,什么时候怕过?
而当他们不得不面对些什么让他们害怕的事物时,他们又觉得,有对方在,也不怎么怕了。

反正就是不怕。

不过好在唐昊的家人们在唐昊执意打职业联赛时已经接受了足够的“洗礼”,唐昊跟孙翔这件事他们都自然而然地看淡了,再加上这些年这种事也越来越多,过年的时候“见家长”倒是没受多大刁难。

孙翔在国家队时和唐昊一起的出镜频率也很高,这让唐昊的家人对他更有了十分的好奇,通过同事了解孩子的工作状况似乎是每一个家长的习性,就像通过同班同学问自家孩子的表现一样在家长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孙翔注定是应付不来这种场面的,他看着唐昊过年忙忙碌碌的一大家子人,还没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就被各式各样的问题先震慑住了。

孙翔有点呆了,他根本没见过这阵仗,就是记这是谁谁大舅姑谁谁二姨奶就记了半天,最后也没记住几个,果断缴械投降,拿着杯酒就一个人跑阳台上看烟花去了。

好多人,全都是有血缘关系的?孙翔不经意间冒出这样的念头,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寒颤。

一件外套被罩在孙翔的头上,恶劣的捂住他的脸,孙翔一边挣扎一边伸腿去踹,却被来人轻巧的躲开,孙翔乘机把外套从脸上掀开,不出意外的看见唐昊勾起一边嘴角的脸。

其实孙翔一直觉得唐昊这个笑法挺帅的,总是暗含着天下老子最吊,飞扬跋扈,视芸芸众生为草芥的中二气质。他还私下自己试过,可是却完全没有唐昊的感觉,他只要一笑起来,即使再如何流露出不屑和高傲,总体的基调总是很阳光。

孙翔撇撇嘴,把外套穿上,低头喝了口酒。

“我说糖糕,你在百花蹲冷板凳的时候有没有很羡慕我?”孙翔挑起了似乎可以挑起战火的话头。但毕竟问题过于突兀,即使唐昊奉陪这一场拌嘴,也得先理清孙翔的思路。

唐昊回忆起来,或许是有点醉了,忘记了先放几句嘲讽,就这样安静的想着。他那个时候只是一心想磨练自己的技术,提高自己的水平,然后渴盼着一个可以让他大放异彩的机会,至于羡慕不羡慕几乎是一跃至顶的孙翔……他还真的没有印象。从现在逆推回去,大概是羡慕的吧,不过那个时候孙翔的战绩太过糟糕,即使是羡慕又能到哪个程度就不好说了。

见唐昊一时没回话,孙翔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哎,之前你买那么多礼物的时候,我还嘲笑你来着,不过……你家里人还真的蛮多的……”几乎是前言不搭后语,唐昊瞥了一眼孙翔手里的白酒,觉得他大概醉了。

孙翔比起职业选手酒力的平均水准还是要高出一截的,但比起唐昊则是又差了一大截,大概是遗传的缘故,唐昊的家里人都很能喝,唐昊也不例外,拥有饮酒这一天赋技能,不用花费技能点,再加上以前混的时候也没少沾,要是联盟有酒力这项评比的话,唐昊有自信能得冠军。

孙翔揉了揉太阳穴,又捂了捂被冻的略微发红的耳朵,刚才一颗爆竹震得他耳朵和脑袋都生疼生疼。寒风刮过,白酒带来的热量随空气尽数消散,孙翔又抖了三抖,下意识向热源靠近,却还是冷。

酒的后劲开始发作,迟钝了孙翔的思考,孙翔伸手把唐昊外套的拉链拉开,双手伸进唐昊的外套里,最后干脆抱住人形恒温炉,把脸埋进唐昊的颈脖,呼出一口冷气。

困了。孙翔想,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们之间很少有这么温油的时刻,拌嘴吵架互相嘲讽竞技场PK是他们特殊的恋爱技巧,屡试不爽,在别人身上作为分手信号的过高吵架频率在他们这里直接代表了好感度的数值。

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孙翔可以称得上是温软的态度也真是少见,以后可以用来的嘲讽的梗又多了一个,唐昊回抱住孙翔,在漫天的烟花中蹭了蹭孙翔的鬓角。

咔嚓。不远处快门的声音响起,半迷糊状态的孙翔被这一声所惊醒,看到是他粉丝的唐表妹正拿着手机笑得一脸开心。

孙翔也是真醉了,脑中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妈蛋这女孩不是萌周翔的嘛被目睹了昊翔现场不会哭着说我拆她CP吧!
于是孙翔在弄哭女孩子这个危机之前大喊:“不要掐CP!”
女孩呆了,木木的点了点头。

孙翔很满意,又靠在唐昊身上迷糊起来。
唐昊对孙翔使用头槌技能,“睡毛啊重死了,下楼回家睡。”

孙翔猛地抬起头,四目直视,直直的撞进唐昊的眼里。
唐昊怔住了,这个表情在孙翔脸上太少见了,少见到这个表情放在孙翔脸上都有点违和的程度,因为这个表情的名字,叫做不舍和失落。
他突兀的想起自己小学时同学来自己家玩的经历,那位同学的脸和眼前的孙翔慢慢重叠,脸上所流露出的感情本质几乎是分毫不差。

像是名侦探X南破案时得到最后一条决定性的线索,唐昊的脑中一顿白光闪过。他懂了孙翔之前几乎是前言不搭后语丝毫没有逻辑的话。

“怎么?二翔你羡慕我了?”如果有旁人在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两人简直是谜一样的对话,但现在并没有旁人,拍到心满意足的照片的表妹已然退场。孙翔简直是秒懂了唐昊的意思,对于他这种中二青年来说略微矫情的小心思被戳破,这种窘迫感让他立刻炸毛。

“谁羡慕你了!家人多有什么了不起!小学生吗还比这个!”简直是不打自招,唐昊可没提到家人这个关键词。后知后觉的孙翔蔫了,略带埋怨的瞪了唐昊一眼。

“谁跟你比了,”唐昊反驳了一句,接着说,“反正也是你的家人,有什么好比的。”

卧槽糖糕你画风不对啊!孙翔呆了三秒,随即动作夸张的抖了抖身子以表示自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唐昊踢了孙翔一脚,随即连拖(脱)带拽把孙翔拉回了家。

不过偶尔矫情的糖糕好像也不错?孙翔一瞬觉得这样的唐昊好像更帅了点,好像……比自己还帅了?

孙翔在心里狠狠摇头没底气的否认掉。


过完年的生活回归了日常,而日常对于他们这样刚刚退役半年多的职业选手依旧是闲的慌,孙翔的日子里似乎只剩下了荣耀和唐昊,而唐昊的日子里似乎只剩下了荣耀和孙翔。

年前12月份荣耀第十九区开服了,他们理所应当的去买了账号卡,孙翔看着自己一盒子乱七八糟的账号卡决定好好归拢一下,归拢完自己的又决定给自己攒个人品帮唐昊归拢一下。

哎?唐昊竟然也玩过美服?一张写满英文的账号卡被孙翔拿在手里,说明文字清晰地表明这是一张美服的卡,孙翔翻个面,看到了ID一栏写着DeLillo几个英文字母。
嗯?怎么这么熟悉?卧槽!!!!!
孙翔脑内简直要炸裂了,唐昊就是DeLillo?那个在美服跟自己打的不可开交的中国人就是唐昊?哎,唐昊在百花的流氓,是不是就叫,德里罗?
“唐昊!你玩过美服?!”孙翔用不小的音量叫道,唐昊戴着耳机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去孙二翔你鬼叫个毛线球我这打Boss呢!!”唐昊显然被这一声震到了,麦都没关就回吼了一句,丝毫没有顾虑到离他只有两个身位格的马踏西风双耳会遭到怎样的摧残。
孙翔这次顾不上跟唐昊拌嘴了,DeLillo这个角色,不,应该说这个角色的操纵者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他把自己刚整理好的一盒账号卡拿出来,抽出一张同样写满英文的卡,拍到唐昊正敲得啪啪响的键盘上。
唐昊立刻毛了:“卧槽!孙二翔我……”干字还没出口唐昊的视线就被英文账号卡上的ID吸引了。
“Chisel edge?这不是你在美国用的账号吗?干嘛啊?”唐昊把耳机摘下来。
“我屮艸芔茻你知道?”孙翔觉得自己的思考回路要烧断了。
“废话我当然……”话说到一半唐昊沉下脸,“你不会不知道我就是DeLillo吧?”
说中了,孙翔无语。
“你竟然没认出来?擂台赛咱们碰上的时候我一开始不就跟你说的是Hello吗!”唐昊有一种眼前这人没救了的错觉。
“卧槽我哪儿知道……我跟江波涛第一次遇上第一句开场也是Hello好么?”孙翔不服,拒不承认这是他曾经副队的个人特质造成的结果。
“那我后来不是问你中国荣耀水平是不是比外国好了么?”
“妈蛋你那不是垃圾话?”
“我在百花的流氓ID就叫德里罗你的眼睛是摆设吗!”
“我特么就以为是重名啊,巧合啊!!”其实是根本没想到。

两人情绪激动吵得气喘吁吁才悻悻作罢,其实冷静下来分析原因是多方面的,他们美服一战后并未立刻进入职业圈的土地,在网游里又拼杀了一年,操作、习惯、账号角色属性都有了很大变化,这让孙翔认不出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不如说唐昊竟能认出来更加让人意外。

“那你怎么认出来是我的?”孙翔吵累了,去厨房倒了两杯柳橙汁,递给唐昊一杯。
唐昊沉默了,这沉默让孙翔心里痒痒的,于是他伸出手,恶作剧扯掉了唐昊的头巾,以表“快说啊”的催促之情。
唐昊揪住孙翔的手腕,把头巾抢过去,却放在一边没有带上,细碎的黑色刘海更多的垂落下来。

“你的那句垃圾话。”唐昊开口了,把垂落的刘海酷炫的拨到一边,“我就认定是你了。”

孙翔回忆起遥远记忆中与百花的那场擂台赛,他想起了自己的那句垃圾话,不过三个字:

“哼!再来!”

或许一开始就没得选,这已经是孽缘之前的问题了,这大概就是那什么狗屁命运?在他吻上唐昊之前,心里某个地方流露出这种像是烂俗肥皂剧一样的台词。


后来在K市多了一家电玩中心,不久旁边又多了一家网吧,再不久又多了一家买键盘和鼠标以及各种电脑配件的小店。

知道是唐昊和孙翔开的人很多,为此刚开始他们忙的一塌糊涂,每天但求一偶遇的妹子汉子连起来可绕店面三圈,退役后的清闲挥手说了拜拜,却又在一切步入正轨唐昊和孙翔做了甩手掌柜之后又笑着说着Hello.

孙翔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唐昊选择回了K市,起码吃的方面,做菜的口味除了辣就是辣,就像他在S市的时候觉得那边做菜的口味除了甜就是甜一样令人心塞。

不过他也不在乎,在唐昊说想回K市之后问了句什么时候的飞机,就把钥匙丢给周泽楷,拎着不大的旅行箱跟唐昊走了。

无所谓,反正很闲。

的确很闲,不过有唐昊在就不一样了,还是挺有意思的,他想。


过去的十年里,他们不曾停歇的奔跑在追求荣耀的道路上,日复一日,眼中只有顶峰的景色,直到他们走到了荣耀的尽头,终于在优裕的时光里注意到与自己奔跑在同一条道路上的曾经的跋涉者。

“真闲啊。”
“是很闲啊。”
“那就开始吧?”
“什么啊?”
“废话!你说是什么?!”
“好啊。”

他们终将为对方击杀所有不曾希冀的闲暇和空档。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完结的略匆忙,奈何笔者现在的生活状态跟文里的二翔和糖糕完全相反忙成doge了……有些很喜欢的梗都写得很简略【我有罪!
以后有机会的话会再重修一遍的,肉也会好好补上!!
不过前提是笔者要有一打可以用来杀死的时间……绝望了……

那么下次再见【挥

评论(3)
热度(225)
©二糖 | Powered by LOFTER